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星海

*这是这周份的千奏x和情敌的脑洞,跟着她不打tag了,内部交流!第一章也在她那儿 @一个咸缕 

*哨向

*我流千奏x

*完结得了的话再打tag吧,不祸害各位

Milky Way

2.

      黑发男人肩上终于跟着哨兵一同安静下来的雪枭让深海奏汰想起了守泽千秋的精神体。在高空中飞翔的鹰是那么的接近太阳,让他回忆起儿时读到的伊卡洛斯,那个因为过于靠近太阳而失去生命的孩子。过高的温度会不会让鹰也坠落?

      也许会,但他坚信千秋决不会这样。太阳是千秋的梦想和目标——去温暖和拯救这个世界,哪怕是自己受到伤害也在所不惜,他的精神体正是最佳体现。为了自己的理想不断奋斗,这才是他深海奏汰和大家都深深爱着的守泽千秋。

      “Amazing!真是太感谢你能过来了,奏汰,果然摆平哨兵还是要你出场。不愧是‘最佳向导’,我制作的药品可是远及不上。”

      日日树涉熟悉的语调引回了他的注意力。深海奏汰的视线离开雪枭,转过头看向昔日好友,也是现在皇帝表面上最亲近的人之一。对方看起来不似从前那样精神,尽管在精心掩饰,但向导的直觉还是让深海奏汰看出了他的疲惫。话说回来,他能够把从塔中出逃的哨兵藏在这儿,想必实际上他和天祥院英智并没有那么的无话不说,相反还抱有戒心。

      “不用谢,涉是[朋友],我应该来帮忙的。”深海奏汰微笑着回应,停顿了一下,询问道,“最近你的研究有进展吗?能够让多数哨兵能够自我控制的那个。”

      毫不出乎意料地,日日树涉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他的手指敲了敲床尾,声响被埋没在静音室轻柔的流水声中:“没有。虫群将至,所以我必须加快速度,才能把爱和和平带给世界。最近忙得我怀疑自己被右手君附体了。”

      被所谓自己“一生的死敌”附体吗?真是有意思的形容。深海奏汰安慰对方道:“放心吧,尽管余下不多,但我们还有时间。[海洋]会保护我们的。”他忽地想起什么,忙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又瞥了下陷入沉眠之人的脖颈,“我得先回去了,千秋在等我。下次还需要帮忙的话记得联系。”

      “当然了,快去吧。你和守泽真是一直好得令人羡慕啊。”

      与日日树涉和他的助手真白友也(一个不知道被涉哪里找来的护卫)道过别,深海奏汰走出了大门。太阳将高温撒在大地上,让他有些呼吸困难。水中总是这样的,越是炎热越是缺乏氧气。深海奏汰伸手挡住头顶的阳光。偏偏这儿是个荒芜之地,百里内除了方才的地方外找不到能够遮阳的。人烟稀少,对于庇护一个出逃的哨兵而言是个绝佳的场所,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皇帝将发现这里。正如他在担心何时天祥院英智会找到跟着流星队出任务的明星昴流。深海奏汰抿了抿双唇,在确保离那个地方足够远后才拿出手机,迅速地点击了“一键拨通”。

      “嗨奏汰。”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还能够隐约听到南云铁虎高呼“队长,小心!”,震耳欲聋的枪声随即响起,让深海奏汰思考起以千秋如此卓越的听觉是否能够接受它,“谢啦南云,我爱你哦!——怎么样了,日日树那边的状况确定了吗?”

      “是冰鹰北斗哦。”

      “都睡得好香啊,果然这次任务太困难了吗?”

      帮着守泽千秋一起把直升机上的队员们搬到流星队总部,深海奏汰听到对方呢喃道,口气中满是关怀。他总是这样,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实际上想得很细,尤其对后辈更是方方面面都会考虑到,生怕他们会有不适之处。幸亏尽管他家看上去很嫌弃队长,实际上每个人都愿意支持和追随他。

      “有时候也需要让[孩子们]自己试着[独立]哦,我倒觉得不是件坏事。”多年的默契让他在守泽千秋开口或示意前就主动打开静音室的门,方便他把借躲在他们这里的哨兵抱进去,放在床上安顿好。闭起入睡,明星昴流更像是陷入了昏迷,面色白得不太自然。深海奏汰仿佛都能听到千秋脑海中担忧的念叨,也知道他马上就要说出口了。

      于是他把手搭在好友紧绷的肩膀上,轻轻捏了两下,明显地感觉到他放松了下来。守泽千秋也握住他的手,对方的身上还有着浓郁的火药味,袖口沾染着硝烟。一定又是把方便使用的火焰喷射器给了后辈,而自己使用麻烦的枪支了。这一味道还是让深海奏汰好好想了是否该到外面去谈话。但又考虑到静音室中的白噪音能够让刚和“萤”对决完的千秋感到舒适,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明星会有事吗?”“别担心,[水]是生命之源,会帮助他的。他没有[大碍]。”

      “交给你我可是百分百放心,毕竟奏汰是我坚定的正义伙伴!”守泽千秋转过头来冲奏汰咧开嘴。那种全然的信任和如此明亮的笑容令深海奏汰有种下午那样会“窒息”的错觉,却又不一样。在这里他是舒适的,并且乐意接受这温度将自己煮沸。千秋真的越来越像是太阳了,是他最重要的人,也是他所离不开的。如果当时红郎没有建议他们共同行动、如果当时他拒绝了和千秋一起打拼并创立流星队⋯⋯

      他发现自己能够想象出脱水而亡的场景,但无法想象出没有千秋的日子。

      “对了,冰鹰的事,还是和明星商量一下。”守泽千秋的忽然出声让深海奏汰感激起自己还在他的身边,“虽然我也想帮他们团圆,可实在是有点危险,天祥院那边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找上明星。”他十分抱歉地看了明星昴流一眼。深海奏汰的拇指轻抚对方的手背,丝毫不介意让自己沾染上灰尘:“这个我会负责的。千秋等下要和红郎他们碰面商量之后的任务,别多想了,赶紧过去吧。”

      温度从守泽千秋那儿传回来,炙热而令人留恋。可深海奏汰还是抽回自己的手,推了下对方的肩。

      “离和鬼龙他们约的时间还有好久,再留一会儿也没事。”

      “如果去晚的话,红郎会认为千秋和我待久了所以被[传染],变得[行踪不定]哦?”

      深海奏汰脑海中浮现出鬼龙红郎提醒千秋要给后辈做好榜样的样子,嘴角忍不住上扬。盯着他看的守泽千秋很罕见地愣了一下才笑出声,回应道:“我不介意被奏汰传染!不过你说的是,我应该过去啦,英雄从不让别人等他!”

      “嗯,千秋。注意安全。”

     虽说分头出任务已是家常便饭,也完全地相信对方的能力,可深海奏汰还是对于缺少了自己的配合感到不安。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从事的是相对危险的职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赔上自己的性命。更何况他再了解千秋不过了,他是那种会为了别人去牺牲自己的人,因此每回千秋出发前他都要说上一两句让他谨慎的话。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出于自己的私心还是单纯的关爱,想要对方好好地活着。

      待守泽千秋离开后,他才洗了手换上白大褂,开始进行对明星昴流的精神安抚。想必是独自执行任务过久才导致他这样的。所幸没过多久橙发的男孩就清醒了过来,猛地从床上坐起,一副警惕的神情,过了一会儿才渐渐放松下来。

      “你醒啦。”深海奏汰于是道,“我都和千秋说了,你是没有[大碍]的。”

      对方活络了一下筋骨,边有目的地打量起静音室的全部,好似在寻找什么。几秒后他才开口道:“小千队长呢?”

      “千秋还有[任务],已经先走了。”深海奏汰侧过头眯起眼,立刻想到了他这么急切地想见到千秋为的不是别的,正是他准备和明星昴流谈论的问题,“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消息]哦,我来说比千秋要好一点。”

      “今天啊,涉来求我做一件事,安抚一个[狂化]的哨兵⋯⋯涉你知道么?就是内阁的日日树涉⋯⋯”

      “就算是卫生局,A级的哨兵实验品也并不多见呢,”他补充道,“涉说那是他在[哨兵学院]时的后辈,谁知道呢。”

      他探过头去,用手指勾住对方脖颈上项链的绳索,轻轻用力就把吊坠扯了出来。和先前在那人身上看到的完全一样。他于是如实地告诉了对方。明星昴流瞪大了眼睛,碧蓝的双目中流露出了惊异和遮盖不住的欣喜。

      “阿北?他在日日树涉那里?真的吗?”他兴奋地挥舞起手臂,“你们会帮我去找他的,对吧,让我确保他是安全的!”

      千秋先前的话语在深海奏汰的耳边响起,确实他们两个是又想到一块儿去了,明星昴流在这里本就不安全。若是再加上冰鹰北斗,被发现的机率岂不是大大的增加了?

      “抱歉了。”

评论(7)
热度(17)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