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Colorblind[1]

*距离中考还有19天,然而我不仅在写千奏还想着产凛绪,唉声叹气

*总要掺一脚的猫哥有,不是修罗场。涉英敬修罗场提及

*可能会有角色理解偏差的问题⋯⋯我觉得千秋是个aky,所以会往这边写,也算个预警吧这么说一声

*前文/序 http://01yuzhoudiyishuai.lofter.com/post/1da725b7_fc29666


Chapter 1

      “守泽⋯⋯”“守亲?”

      守泽千秋猛地睁开眼,宿舍天花板上明亮的黄色灯光映入眼中,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反射性地讲手背挡在眼前,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哪里不对。

      黄色?颜⋯⋯色?

      他转过头去,看到羽风薰坐在床旁边。濑名泉则皱着眉头站在那儿,双手抱在胸前。见人转醒,他凶巴巴地道:“你又没吃早饭低血糖晕过去了吧?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这样,看来应该给你准备一顿全是茄子的午饭。”从他浅蓝色的眼睛中流露出的情绪像是一把利剑要刺穿守泽千秋,但他能够分辨出其中的关切。这是看到颜色前他从未做到过的事。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假装没有听到对方的最后一句话,打量起濑名泉的头发,发现好像和之前看到的没什么区别,忍不住道:“原来你的头发本来就是灰色的啊。”

      这一句话把两个人给说愣了,守泽千秋倒是觉得这样很有趣,心情甚好地开始对整个房间进行一个评头论足,还尝试从床上下来好去照镜子,被先反应过来的羽风薰按回了床里。

      “你见到你的灵魂伴侣了?我们以为你是低血糖才在年级大会上晕过去的。”他瞪大了眼睛,过了几秒后又加了一句,“是谁啊?”

      对哦,灵魂伴侣,守泽千秋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因为视觉正常了而兴奋,完全忽视了这回事。他盯着窗外的喷泉仔细回想了一下,却不敢确定:“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于是回答。好像没有女孩,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羽风一定会非常伤心,并摆出一副“我就知道只有我才是真正的直男,别说了,我们翻船了”的样子。

      床板被敲击的声音引回了他的注意力,是濑名泉:“守泽,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守泽千秋陷入了回忆中。他迅速地略过了早上起晚了所以没吃早饭就冲去参加年级大会的部分,思绪直接落到了大堂内。这次的年级大会好像要说什么严肃的事,因为连B班的三奇人都到了。学生会会长朔间零、老往他们班跑把莲巳气到胃疼的日日树涉,还有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那一定是深海奏汰。

      他在他的朋友们中不算是高的,不过也许比守泽千秋要高些(他有些心虚地想到了自己鞋中的增高垫),头上有一撮翘起的毛看上去很可爱。“[鱼]需要留在水里,为什么要来这儿呢?我能不能像[泡沫]一样消失啊?”虽然并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温和的声音十分悦耳,像岸边的海浪带来一丝舒适和凉意。

      也许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深海奏汰转过头,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守泽千秋看到他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勾起了笑容。那一刻守泽千秋看到了比想象中的薄荷绿更好看的绿色。

      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完守泽千秋的描述,羽风薰痛苦地抱住了脑袋,大概是回想起了这个学期刚开始时他们两个的对话,懊恼地叫着:“这有什么好不知道的吗?我发誓再也不乱说话了,堵上我直男的名誉。守亲,快把我的奏汰君还回来,他是我在这学校唯一的光明啊!”

      “哈哈。”守泽千秋笑了两声,伸出手准备去拍羽风薰的脑袋,果不其然被躲开了。他只好悻悻地收回手,表情上却没有什么变化:“放心吧羽风,目前我还没有恋爱的打算。不过我要好好感谢他一番!他一定会成为我的好朋友。”

      羽风薰瞥了眼总想着和学弟谈恋爱的濑名泉,看了看毫无恋爱意识的守泽千秋,又想到了和隔壁班日日树涉搞修罗场的莲巳敬人和天祥院英智、整天沉迷娃娃和隔壁仁兔成鸣的斋宫宗、把全世界当自己孩子的三毛缟斑。这班待不下去了,逃学吧。


      目送羽风薰和濑名泉离开,守泽千秋才终于从床上下来。他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筋骨,想着反正今天年级大会大概已经结束了(而他什么都没听到),下午才有课,不如到篮球部去。正准备出宿舍,隐约听到有声音从远处传来。“[流氓]你要带我去哪里?当心我用[手刀]打你哦。”守泽千秋立刻认出了这是深海奏汰。难道他现在有危险?守泽千秋皱紧了眉头警觉起来,边想着一定要把他从坏人手中拯救出来,边等待他们靠近好让他出手。

      “别那么紧张嘛奏汰。我们幼儿园就认识了,你还不相信我吗?带你去见个人。”三毛缟熟悉的语调令守泽千秋放松了下来,并记下了一笔这两人关系不是很好,“——啊,到了。千秋,妈妈带人来看你咯,这是深海奏汰,你应该知道的。”

      自称“妈妈”的人对守泽千秋眨眨眼,像是在无言地说什么秘密。他和深海奏汰是灵魂伴侣的事情已经传到三毛缟这儿了吗?不过他的“特殊能力”对方也一直都知道,并说以前也见过这样的状况。说不定不是濑名和羽风说的,毕竟三毛缟斑是细心的人,在年级大会时看出什么不对的也正常。这个现在还不好确定。于是守泽千秋笑着说:“嘿,我是守泽千秋,很高兴认识你正义的伙伴!⋯⋯嗯?三毛缟你眼睛不舒服吗?”

      “没什么没什么,”三毛缟斑摆了摆手,看上去被逗乐了,“千秋果然还是这样,来吧奏汰,从孤独里走出来,和我们的小英雄打个招呼!”他百分精神地对着深海奏汰道。后者眯起眼,向三毛缟斑露出嫌弃地表情,边举起自己的手往他的脑袋上劈去,引得三毛缟斑痛呼了一声,看得守泽千秋目瞪口呆。深海奏汰轻松地拍了拍手,他头上那撮翘起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一同摇晃着:“最好还是不要惹恼[大海]哦,否则会好好[惩罚]你的,打招呼的事情我自己清楚。”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守泽千秋的惊呼打断了:“哇哦,太酷了奏汰!”他下意识地叫了对方的名字,而他自己都没发觉这是个例外,仿佛本来就该这样,“你的手刀好厉害,不愧是正义的伙伴啊。”

      “千秋眼睛的颜色像是太阳一样,也很酷。”深海奏汰真挚地道,“是很[温暖]的颜色。啊对了,来自[海洋]的问候哦。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TBC----

评论
热度(36)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