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Colorblind[序]

*开个小长篇,试试轻松搞笑向?不知道合不合适我,喜欢的话给个评论呗?

*主千奏,副泉真,别的未定,损友向里奇人和友情向五奇人会有

*普通高校生,灵魂伴侣梗,bgm戳爷的blue


Prologue

      濑名泉埋头飞快地敲着手机,脸上挂着让人不忍直视的痴汉笑容,然后下一秒他就恢复了原本严肃的样子,冲离书柜最近的守泽千秋大叫道:“守泽,递本书,绿的那个。”

      “呃⋯⋯”守泽千秋有些为难地盯着一整排黑、白、灰深浅不同的书,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忽然记起他们经常嘲笑莲巳敬人的绿色头发,于是十分勉强地找了一本和莲巳发色差不多的书抛给濑名泉。后者身手矫健地接住了飞来的书本,倒是一旁的羽风薰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什么?守亲你能看到颜色了?不不不,如果你的灵魂伴侣在这个男校那我们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


      守泽千秋是所谓“被上帝恩宠的人”中的一个,尽管他认为这像是诅咒。这个世界上只有少数的人和他一样,能得知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谁,不过这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在他见到他的灵魂伴侣之前世界将是黑白的。他没看到过太阳的颜色,只觉得天上摆着个边界比较模糊的篮球。老式电影和最新上映的没有区别——或许有,新版蝙蝠侠残忍地切去了蝙蝠女Babara Gordon的戏份,她是多么棒的一个女英雄!——而他所有的化学报告都得抄他搭档的。

      他想看海的蓝色,薄荷叶的绿色,可是上帝抽走了它们,只留下枯燥乏味的三种颜色。一度他失去了希望,认为这只是用来安慰色盲患者才说出的话语。

      直到他认识了濑名泉和羽风薰这两个家伙。前者听说了这件事,得意洋洋地昂起下巴:“我的世界被可爱的游君点成了彩色,从小时候我就知道他和我是注定在一起的。如果他还像小时候那样粘着我叫哥哥该多好⋯⋯”羽风薰则一脸“我不和基佬讲话”,边羡慕地看着守泽千秋:“我在书里看到过这个,如果我也是这么幸运的人就好了,我的灵魂伴侣一定是个非常可爱的姑娘⋯⋯”

      守泽千秋决定假装自己听懂了他俩念叨出来的幻想,并为他们往地上插下了“只要坚持就一定会实现”的大旗。


      “没有啊,如果他真的在我们学校,那我早就能看到颜色了。”守泽千秋摊了摊手,“我们学校的人我都见过了,包括这届新生。”他停顿了一下,忽地想起一个名字,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羽风薰给打断了。

      “不一定,我觉得你都二年级了大概还没见过一次我们部部长。”

      深海奏汰这个名字立刻在脑海中显现了出来。传说中的隔壁2-B班的三奇人之一,好像和他们2-A班的奇人斋宫关系还不错。会说自己是条鱼,喜欢往水里跳虽然不会游泳,是个很优秀的人⋯⋯他相关的传闻守泽千秋能说出许多,但他却不知道深海奏汰究竟长什么样。大概是真没见过,连在开学典礼上都没有看到过他的身影。每次不是行踪不定的深海奏汰缺席就是守泽千秋自己身体的缘故没参加。难不成这是上帝刻意的安排?

      “你觉得我和他有可能吗?”守泽千秋思考了一下,认真地询问道。

      羽风薰连忙摇起头:“⋯⋯不可能的,不存在的!说好的一起当直男互相做僚机呢?濑名没救了,但你不能背叛我们当初立下的誓言!(“根本没有这回事,羽风你超烦人。”濑名泉无情地道)”

      于是这件事就只是当作一个玩笑过去了,等到将近半个学期后才被想起来。

评论(9)
热度(42)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