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千奏]关于吃醋

*摸鱼,已同居设,疯狂撒糖?日服藤祭的脑洞,虽然我是国服萌新 

*三毛缟斑太太:我再观望一下,千奏我目前不吃

[守泽千秋]

      “队长,深海前辈和神崎前辈这样真的没关系吗?”看着奏汰和飒马有说有笑的样子,忍总觉得身边的千秋气压低了几分。可是他抬头去看,发现他的队长脸上依然带着他惯有的笑容,甚至还大笑了几声:“三毛缟的决定不会错的,我相信他的安排!”

      一旁的杏想起千秋说的“越难过就越要放声大笑”,感到毛骨悚然。

      千秋回答完忍的问题,紧抿着双唇,视线转移回了奏汰的身上。他的男朋友正穿着女孩子的表演服,站在一个后辈的身旁饰演他的妻子,还在被开了“妻管严”的玩笑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除了说他不是女性,这个大部分男孩子都会反驳)。好吧,再特殊的反应体现在奏汰身上,也会让人觉得是平淡的了。只有极少数的时候他的深海鱼才会生气,当然,千秋很荣幸能与他分享每个这样真情流露的时刻。

      他的奏汰就是太温柔了,不管是对流星队的孩子们还是海洋部的后辈,都希望他们能好好地成长。和千秋不同,奏汰更偏向于交给后辈们自己处理,让他们自由地发挥。这样的奏汰当然不会和飒马说什么,何况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的不多,只有流星队的孩子们、五奇人里的另外四个、鬼龙、羽风、濑名、杏,可能还有天祥院和莲巳⋯⋯好像也不少。

      但不管如何,英雄不应该计较这个不是吗?奏汰对他而言是特殊的,反之也是这样吧,否则他会像[泡沫]一样消失。想通了这件事,他决定不把这个不英雄的小问题说出口。就和平时一样装作没有懂他们表露的意思好了。


      千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奏汰坐在沙发上,怀中抱着海星抱枕昏昏欲睡,双眼都已经磕上了。他的蓝色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几滴水滴顺着发丝落到沙发上,晕开一片深色。又是因为鱼会脱水死亡所以不擦的吗?千秋熟练地回到浴室里扯了条毛巾,坐到奏汰旁边,将毛巾覆到他的头顶,开始轻柔地擦拭。奏汰的身上是烈日下海洋的味道,有些咸咸的,但是温暖的。

      “千秋,”奏汰忽地睁开眼,“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对于奏汰的突然出声已经见怪不怪了,千秋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嗯?没有啊。”

      “[鱼]为了[生存]可是要变得很[敏锐]的,骗人的千秋是[坏孩子]哦。”奏汰调整了一下位置,方便自己靠在千秋的身上,仰起头看向他,“如果千秋在[嫉妒]的话,我已经识破了,[puka puka]⋯⋯”

      千秋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怀中的奏汰看上去很高兴,嘴角微微上扬,双眼眯成了一条线。奏汰带着些得意的神情让千秋的脸配合地因为被“识破”而有些发热。

      还未等到回答,奏汰就接着道:“放心吧,千秋是[捕鱼人]哦,我已经被[牢牢抓住]了。所以不用感到[嫉妒]。”他抬起手臂,就以这个姿势有些困难地与千秋十指相扣。奏汰肌肤的温度加上肢体接触令他安下了心来,他的拇指抚摸着奏汰光滑的手背,低头亲吻他的前额。

      “那我可一定不会松手的。”


[深海奏汰]

杏:深海前辈,你会吃醋吗?

奏:puka puka⋯⋯醋?[鱼]不喜欢醋的味道哦⋯⋯

杏:不,我是说,前辈和守泽前辈是恋人对吧?前辈会吃守泽前辈的醋吗?守泽前辈总是拥抱别人,还动不动大叫“我爱你”什么的⋯⋯

奏:给予他人鼓励和支持是[英雄]的工作呢,也是他的[梦想],所以我不会感到[嫉妒]哦。只有他冷落我的时候才会想[叛变]。

杏:这样全心全意的信任真好啊,不愧是大将钦定的老夫老妻!


一点小感想:

千奏这对cp真是太好吃了!!而且和我一向喜欢的cp的套路都不一样!在我眼里他俩就是老夫老妻,那种连醋都不会吃了的,就是完全的信任对方因为自己在对方的眼中是最特别的那个。然后也不会像刚恋爱的小情人一样干柴烈火的,而是细水长流的爱情、支持和包容。他们真好啊!!!尖叫

评论(12)
热度(85)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