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枪团主刷]忠诚和原则

我儿子过生日随便写点,尽一个爸爸的义务(?) @一碗冰片加柠檬 用了上次我在纠结的问题的那个梗

说好写枪团的结果好像成了刷独,枪团cp向还是有一点点火锅底的!(呸

没啥逻辑,可能比起cp粉更适合刷厨阅读(???

塞满了刷子的心理活动不是私心  详细的心理活动和盛世美颜不可兼得我选择前者

以及究竟是团长还是王


正文

      昏黄的光从油灯中散发出来,照耀在高座中的人身上。迪卢木多并不执有武器,他单膝跪地,右手覆在心口。菲奥纳骑士团的大厅。这里太熟悉了,哪怕是成为英灵后,几乎每夜他都会造访这里,像是弥补生前他逃离这个地方,为了儿女情长而犯下的错误。每当这时,他的脑海中就会浮现自己死前芬恩的样子。他的团长——前团长——神情复杂,分明已经说了原谅,却还依旧记恨着。

      他迪卢木多.奥迪那又何尝不是呢?盲目地追寻着骑士的精神、道义,想要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因此不论心中如何去想,在仇怨和宽容面前他一定会把手伸向后者。可是他又无法做到完全的若无其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看似他已经为自己定好了前行的道路,要做的只是一步步脚踏实地地走。然而他的内心却充斥着迷茫和不安,对于自己表现出的“不介意”,是否是一种违背骑士精神的欺骗?但也正是同样的原则,让他不再计较自己的死亡。

      “这不是盲目的!”他的大脑叫嚣着否认一直埋藏在深处的质疑,“你怎么能称之为‘盲目’?你连死后都还遵循着⋯⋯”

      “迪卢木多,”头顶上传来熟悉得陌生的声音,令他抬起头。芬恩就坐在那儿,年轻而光耀的模样,柔软的浅金色直发散落在那儿,迪卢木多依稀记得它滑过指尖的感觉,“我需要你去完成一个任务。附近的那个村落有个5岁女孩被指控是巫女,经常害人,现在你要做的是去杀死她。”

      芬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低沉、硬朗,他是智慧的代表,可它的内容则不是那么一回事。“一个孩子?”迪卢木多睁大了眼,诧异地看着他的王,“您的指令是让我去杀害一个孩子?!我的责任是服从你,但这有悖我的准则,恕我不能去执行这个任务。万一她是无辜的呢?”他一股脑地把脑中所想全都说了出来,停顿了几秒后又大胆地道,“为何不咬一咬您的手指⋯⋯”

      “放肆!”芬恩一拍扶手,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迪卢木多。尽管并看不清,可迪卢木多就是知道他绿色的双眼中泛着棕色,好似叶子移动了位置,露出本被掩起的枝干。“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我们应该先除掉她,免有后患。我的命令,你必须要服从。还是说,你要再次离开这儿,齐你当时忠于我的誓言于不顾?”

      不是的!身为您手下的一个骑士,我的梦想就是对您尽到忠诚,和您一起在战场上厮杀,和您一同在酒馆里畅饮,可是这个任务完全背离了我作为一个人的准则。那个孩子只有五岁,还很可能是无辜的。相互违背的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冲撞在一起,让他的脑中只有灰暗的火花。迪卢木多想把这些全都说出来,但有什么东西堵塞着他的喉咙,使他无法发出一点声音。他张了张嘴,也许说了些什么,可他听不到。这不是听觉的问题,他清楚的知道,因为他听到了芬恩还在说话:“⋯⋯还是说你对巫女有恻隐之心,是因为⋯⋯”

      下一秒他所看到的就是他紧握着红蔷薇刺入芬恩的心脏,他甚至不知自己是怎么突然到台阶上的。深色的血顺着枪柄流过,一滴滴砸在他的脚上。那么多他想说的,他一句都没有说,唯一出口的就是连绵不断的“对不起”。出乎意料地,芬恩居然微笑了起来,他的嘴角缓缓地溢出了血,声线变回了年轻时:“恭喜你,迪卢木多,你通过了我的试验,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欢迎回到菲奥纳,我的骑士,但我将要离开你了。”

      迪卢木多的胸口感觉不到痛楚,可他落下了泪,继续呢喃道:“对不起⋯⋯”


      凯尔特骑士猛地睁开眼,视线可接触之处一片模糊,滚烫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他甚至还在抽噎。梦中的情形如此清晰、真实,它发生得很快,可细想起来,这便是他内心深处的自己(当然除了最后一部分,无论如何他绝不会去杀死他的王,哪怕有再多的恨意,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他可能会长跪以谢罪吧)。

      可这是芬恩啊,以他的为人,怎么会下达那样的命令?梦是没有逻辑的,若是芬恩,他发誓要尽自己的忠贞以及自己现在的爱人,一定会明察这件事,决不有误杀无辜的可能性。

      “嗯?迪卢木多?”他的惊醒似乎吵到了枕边的人,芬恩一副好像还未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地说:“一大早就为我的美貌落泪了吗?”

      “⋯⋯”迪卢木多迅速地抹去脸上的泪,刚想做出否认的回答,就听芬恩道:“是梦魇吧?你梦到什么了?”骑士团的团长伸出手,扣住了迪卢木多的。后者手心有些汗,像是刚紧握着什么很久,然后松开了。迪卢木多抿了抿双唇,一五一十地把他所记得的都告诉了对方。

      “嗯⋯⋯”芬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已经能想象出你放跑小女孩后在我的寝房外单膝跪地消沉一个晚上抱歉没有服从我却不后悔自己所作所为的情景了。现在别再想它了,起床吧,master等着我们一起战斗呢。”

----End----

最后撒把糖,用了点很奇怪的词语和描写,把很多对他们的理解都埋在里头了吧⋯⋯看看能不能看得出来好了(?
然后,生日快乐!!

评论(7)
热度(79)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