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Stars' Mythology[1]

*那个神话设定 http://01yuzhoudiyishuai.lofter.com/post/1da725b7_f80cb33 摸的一段涉英,性格其实把握的不是很好,不是那个温柔的英智!一句话火锅底千奏不打tag。这里涉刚刚站到英智这边然后已经在一起了,并没有什么详细剧情,就是谈谈心?

(1)涉英

      “在守泽不舒服的时候还逼迫他驾驶太阳车吗?真是毫不留情呢,皇帝陛下。”

      光是听到这再熟悉不过的嗓音,伴随着翅膀的闪动声,英智不用抬头也知道来者为谁。戏剧之源日日树涉,也是他的“左手”,正站在他的桌前。

      “但这也是你占据着天界和我追随你的原因,不是吗?明明应该是最纯净的天神,却有着隐藏在表皮之下的浊气,究竟捏碎了多少美梦呢?”

      涉的嘴角上扬,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肩上的飞鸽拍了拍翅膀,似是在附和此人所言,英智清楚地知道这是涉的面具。着实使人难以分辨,可英智有能够判断出来的自信。精心维持的笑颜和夸张而富有起伏的语调遮盖不了目光中透露出的情绪。他的所作所为的确引起了涉的兴趣,可是它并不是主张和平的神所满意的和平的方式。他的眼好似幽紫的潭水,激起几丝不可见的波纹。

      “我在为人类考虑,他们的生存无法离开光源。”英智合上手中的簿子,正视涉的双眼,“为了大局考虑,太阳神的牺牲是必要的。再者,久而久之他会习惯。在数不清的年岁中,这光芒都将属于他——把飞禽放回人间。”

      “不愧是皇帝陛下的作风,干脆利落。现在守泽千秋应该躲在深海那儿哭泣吧,把他弄成那样可不好噢。”涉抬了抬手臂,鸽子便明白他的意思,朝别处飞去。然后涉上前一步,双手撑在桌上,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是这样,人类才会慢慢从崇拜大地变为崇拜上天,对吧?用那些‘必要的牺牲’换得从朔间零手中夺来的权利。”

      未等英智来得及回应,涉就弯腰将双唇覆上了英智的。他没有闭眼,而是直直地望进那双薄荷蓝色的眼睛。不是纯蓝的,这不是涉第一次发现。可能是因为世界起初一片混沌,在天地被分开时一部分浊气也跟上来了吧。它们形成了带着些银色的蓝,那颜色像是日日树涉的长发,调和在原本的碧蓝之中。戏剧与和平的主神捧住英智的脸,指腹摩擦着他的面颊,触碰着他光滑的肌肤。

      掌握生物的健康自己身体却不如何好的众神之王不适合过久的接吻,于是涉放开了英智。后者有些气喘吁吁的,脸却丝毫不见红,可能是虚弱的表现吧。英智平稳了一下呼吸,轻轻叹气:“这个世界很美好,我很爱它,所以它不该是在朔间的控制下的那副样子。为了拯救它,许多事情我也是迫不得已。”

      涉把手搭在英智的手背上,感受到冰冷的温度让他的心纠了一下,可他还是勾起嘴角仿佛没有感觉到。

      “那就让我陪伴你一同为所爱的世界献上爱意和幸福吧!”

评论
热度(31)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