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被单下的爱恋

*因为是不用的稿子了,所以还是放出来(?

*是这个的全篇延申→点我看限制级

*弗拉门戈舞者4x钢琴家5,ABO

*我爱的秋水老师给我画了这个paro的图请你们迅速去吹爆她!


      逢坂壮五转醒的时候整个人被包裹在了温暖的怀抱中。一双结实的手臂搭在他的腰间——单单凭借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触感就能够让他立刻判断出来它们属于经过长期训练的舞者——他的腿也因为被压着而感到有些发麻。这一切对于一个有心仪Alpha的逢坂壮五而言太过熟悉了,以至于他知道再过不到5分钟,他就会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在公寓的大床上惊坐起,失落地叹出一口气,再开始一天的生活。

      直到真切地感觉到四叶环身上的体温透过贴合的赤裸皮肤传了过来,逢坂壮五才猛然发现这不再是虚幻。钢琴家抬起手试图触摸对方的前臂,四肢却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还隐约有着一种酸痛感。昨天晚上……?逢坂壮五迷迷糊糊地想着,而涌入脑中的是来自新任恋人的试探般的亲吻,和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双手。这些画面引得他脸上泛起一片热意,迅速侵占了他全身的害羞情绪令他轻颤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样反应才比较合适。

      最终他只是让自己的右手覆上身后人的手背,安静地沐浴在透过玻璃窗洒进来的晨光之中,然后再一次闭上眼。

 

      两个人的相识还要归功于二阶堂大和。

      那天晚上绿发的首席大提琴手勾起唇角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说着“别总是太紧绷啊,壮。今天跟我去看看弗拉门戈舞蹈表演怎么样?”,把他拉去了一家小餐厅。对于这种形式的艺术表演逢坂壮五久有耳闻,却从来没有亲自去欣赏过。这也许得归因于父亲在培养他的音乐能力之时说过弗拉门戈的不登大雅之堂。……毕竟对一个在经典钢琴乐中成长的人而言,沙哑的嘶唱声与快速飞舞的裙摆,确实和优美的音调不相符合。

      他有些拘谨地跟着二阶堂大和在离舞台最近的餐桌边坐下,双手规规矩矩地在膝盖上放好。整个空间被昏黄的灯光笼罩着,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被点亮的那一刻。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美食和表演呢……?逢坂壮五紧张地攥了攥裤子的上部,在听到响亮的心跳声时却又不免为自己竟会忐忑不安觉得有些好笑。他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上菜的侍者道谢后拿过桌上摆着的黑胡椒瓶,给端上来的牛排铺上了厚厚的一层佐料。

      “大和桑经常会来这里吗?”他将叉子插入韧性十足的牛肉,边切割边询问着。离表演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舞台上发出搬动椅子的声响,逢坂壮五却并没有在意。他切下一小块往口中送去,浓烈的黑胡椒味顿时弥漫了来开,微有些呛人却正符合他的心意。用于煎七分熟的肉的火候把控得正好,牛排的外部略焦,内里却是柔软的,还带着几丝血色。餐厅里免费提供的柠檬水也并不是太甜,完美地符合了逢坂壮五的味蕾的需求。对于此处的满意是他始料未及的。向来享用高级餐厅和家中厨师制作的佳肴的钢琴家转过头,只见二阶堂大和盯着他,眼中盛满了笑意。

      “偶尔会来看看朋友的表演,权当放松了。”坐在对面的人往舞台那里抬了抬下巴,逢坂壮五便顺着望了过去,瞬间被一名随意地靠在墙边的男性吸引了目光。那个人身上穿着紧身的弗拉门戈男性舞服,细腻的布料勾勒出了对方身上干净的线条,逢坂壮五的目光从他的胳臂上微隆起的肌肉滑过,流连在他偏细的腰部,最后才到结实的大腿。浅蓝色的头发被扎了起来,露出一截脖颈。这个造型使得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野性的美,令得逢坂壮五愣了下神,不禁想到同样身为男性的自己如果也能拥有这样的身材就好了。不过若是对方是Alpha,那么身为Omega的自己可能确实没有这样的基因。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这位就是大和桑的朋友吗?他刚想出口询问,就有一束光打到了舞台上。随着表演人员的一一上台自我介绍,二阶堂大和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之中凑过来跟他道:“环的舞蹈很有活力,青春得哥哥我都跟不上他的节奏。壮应该是意外会喜欢这种类型的人吧?”

      怎么突然提到这个话题……。逢坂壮五手上的动作一顿,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自己从未思考过与这个相类似的提问。会喜欢这种类型的人吗?他看着四叶环脸上爽朗的笑容,在一刹那间竟觉得心跳过分的响。他张了张口,正打算回答自己的好友,却听到对方停顿后接着道:“是说舞蹈。啊,开始了。”

      逢坂壮五随即反应了过来先前是自己误解了对方的话语,不免松了一口气。然而这番话语令他忍不住将目光聚焦在了那位男性身上。几位没有在舞蹈的表演者配合着低沉的歌声拍起掌来,而四叶环就站在舞台前面的中央跳起了弗拉门戈。他的舞步干净有力,从一开始慢慢地扭动腰肢到后来越舞越快,逢坂壮五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动作,完全被这种初次接触的艺术吸引了。鞋跟与舞台面接触发出“哒哒”的声响,那一脚又一脚好似是踩在他的心脏上,快得微微作疼。不论是舞蹈还是舞者本人的身材,确实是他喜欢的类型。

      正当他这样想着,四叶环的眼神与他的猝不及防地交汇了。那是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它的色泽像是一层薄冰,他所有的情绪却又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了上面。对舞蹈的热爱和孩子一般的欢快雀跃,以及看到他时的惊讶之情,毫无保留地通过这次眼神的交融传递给了他。

      有这样的眼神的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是免费的音乐会门票。该怎么处理会比较合适……?

      逢坂壮五有些束手无策地看着手中薄薄的纸张,这是管弦乐队的负责人递到他手里的,说是希望优秀的首席钢琴家能够邀请他的好友前来观赏这次的表演,然而事实上他并没有什么人能够邀请。乐队外与他交好的朋友少之又少,把这张门票赠送给同行中值得尊敬的前辈似乎也是不合适的。实际上他还或许能够邀请他的父亲,但是他们之间的现在的相处状况令他收回了按向“通话”键的手指。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通讯录中的另一个名字。是“四叶环”,旁边还留下了一个布丁的emoji,显然是对方亲手输入的备注,这激起了那一晚弗拉门戈表演结束过后的记忆。四叶环从舞台上下来后熟练地拉过了一张椅子,在两个人用餐的桌边坐了下来。在简单地进行了互相介绍后,四叶环迫不及待地询问道:“小壮觉得怎么样。我跳舞的时候,很帅吧?”

      小壮……?第一次被用如此亲昵的名字称呼的逢坂壮五觉得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他和自己所有接触过的人都不一样。先前与他交谈的多数人,比起“礼貌得体”,用“冷漠疏远”来形容他们会更为合适。而四叶环不一样,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不仅仅是雄性荷尔蒙,还有一种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这让他感到有一丝不适应,更多的则是不知被什么情绪而引发的悸动。他还未想好应该怎样回答,就又听到对方接着说道:“刚才表演的时候,小壮有在看我,对吧?”

      “确实是这样,四叶君的演出十分精彩,一定练习了很长一段时间吧?辛苦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力想要平复自己的心跳,礼貌地回答着对方,却因对方脸上有些得意洋洋的笑容而失败了。

      “嘿嘿,跳舞可是我最擅长的。说起来,和哥说小壮是弹钢琴的。要不要交换电话和line?小壮的表演,我也想看。”

      记忆在这里终止了。逢坂壮五的拇指按下了页面上的通话键。

 

      “环君,还没回去吗?……啊,难道是在等我?不好意思,让你在冷风里站了这么久。”

      四叶环哈欠正打了一半,连双唇都还没来得及闭上,耳边就传来了自己在等待的人的声音。他转过头去,逢坂壮五就站在台阶上。后者的手上戴着一副厚厚的手套,有许些笨重的样子,令人完全想不出刚才在舞台上他的双手如何灵活地弹动着,为整个大厅的人带来悦耳的钢琴声。

      都说从每个人的指尖流出的乐曲是独一无二的。不论是什么曲子,到了逢坂壮五的手中,一开始听起来总有一些冷冷的。但是再细细品味,却是一种用言语无法形容的柔和,好像是暖呼呼的流水把整个人包裹了起来,是适宜睡眠的温度。

      他硬是撑着下巴,努力地睁大了眼睛盯着逢坂壮五的脸看,才让成功地阻止自己在大厅里面昏睡过去。这是他第一在现场听演奏会,这和以往偶尔从电台里听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强烈的情绪波动夹杂在节奏间朝他涌来,它吞没了他,让四叶环独自一人在海浪之中漂泊着。——又不是独自一人,因为仿佛是通过这些音调来接纳演奏者的感情。就像一个弗拉门戈舞者通过脚尖脚背的点动来把心中的所想传递给前来观看的人一样。

      钢琴弹出来的古典乐和弗拉门戈,看起来并不是很搭配,但是实际上也有属于表演形势的艺术的共同之处啊。

      四叶环回过神来,冲着对方招了招手,带着些抱怨的性质嘟囔道: “不要道歉啦,又不是你让我等你的。冷风倒是没关系,小时候也吹惯了。不过,小壮怎么出来的这么慢?我们表演结束就可以直接下台了,还以为小壮也是这样。”

      “嗯,因为还要和负责的人打招呼之类的,是最基本的礼仪。所以出来的时候稍微晚了一些。今天的表演,环君还满意吗?”钢琴家对着他笑了笑,和善的面部表情令他的耳中又一次回响起了对方的音乐。小壮,好温柔,跟他的琴声一样。是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仿佛多和他撒娇也没有关系。不知道为何,一想到这里四叶环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热,他连忙转过头去好避免让对方察觉不对劲的地方。

      “嗯。小壮的琴声,很有小壮的感觉。”

      在听见逢坂壮五轻笑着说“这也是很有环君风格的回答呢”之时,他觉得颈侧的脉搏跳动得太积极了。

 

      逢坂壮五刚刚看到手机屏幕的上端弹出“马上就到”的字样,就听到公寓的门铃被按响了。他连忙放下手中的饭铲就朝门外走去,推开门后就看到了四叶环熟悉的面容。

      自从上一次逢坂壮五赠给四叶环免费的演奏会门票之后,两个人就经常会有联络。哪怕忙于各自的工作较少有见面的时间,他们也会在网上聊天,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今天在路上看到了可爱的小狗,或者是晚上吃了些什么。随着两个人聊天的次数慢慢增多,对对方的了解也慢慢变得多了起来。尽管一个人是Alpha,另一个是Omega,但在这个支持ABO平权的社会里第二性别对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

      只是让逢坂壮五发现自己在等待对方的文字和偶尔的语音时多增了一份隐秘的期待的那一刻,庆幸起既然自己是Omega的话,那么和四叶环在一起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一些吧。

      今天是难得两个人都有空闲时间的夜晚,于是便约定在逢坂壮五的家里用餐。——虽然从那之后并不是首次见面了,但去另外一个人的家里还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四叶环一进门就有些惊讶地说道: “我之前,一直以为小壮家里肯定是闪闪发光的。毕竟你看起来、像是有钱人嘛。每次都在特别厉害的场所演出,还认识一群更厉害的人。没想到,也就这样嘛。”

      “让环君失望了吗……?”

      特地来造访他的客人环视了一圈装修简谱的公寓,轻轻地皱了皱眉:“我没这么说吧?! 失望什么的。唔,反倒觉得这样的小壮,更亲切了。”

      ……原来是这样吗?逢坂壮五在听到这个回答时放下了心,然后忍不住笑意,给四叶环的饭上面浇上了做好的甜咖喱酱。如果可以的话,他非常希望对方能够尝一下自己亲手制作的辣味料理。然而在平日的聊天中他早就了解了对方嗜甜,对辣确实避之不及。于是逢坂壮五只好减少辣味的香料,相反的在对方的那份中加上了许些蜂蜜以调和它的味道。深黄色的咖喱从汤勺中被倒出来,淋在雪白的米饭上,渗进了米粒的缝隙之中,让人看着就食欲大增。他将盘子推到四叶环面前后,才又给自己盛出辣的咖喱饭。

      “小壮的,肯定很辣吧?”四叶环有些好奇地探过头来,然而在被询问“环君想要尝尝看吗?”的时候猛地摇了摇头。他舀了一勺饭送入口中,蜂蜜的香甜气息立刻在口腔中蔓延了开来,令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啊、好好吃!”他的双眼亮了起来,“小壮的手艺,真好。”

      “是吗?谢谢你,环君。难得有客人来,今晚就开一瓶酒吧。环君能喝的,对吧?”

 

      四叶环从未料到过对方会是几乎一碰到酒精就立刻醉了的状况。

      现在……现在他费力地完成了把对方搬到沙发上的动作,刚刚准备站起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被抱住了。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环绕在自己的腰部,四叶环几乎整个人都当机了。

      毕竟在被暗恋的人抱住腰时,很少会有人能把对方推开吧?

      他低下头去看逢坂壮五,只见对方的面颊上泛着红晕,脑袋还不断地在他的腰间蹭动着。到这一刻,四叶环才隐约想起对方的第二性别是Omega.万一他再做出些更过分的举动……不对不对,在想什么啊!!

      醉酒后的小壮,完全不认识……。从刚才开始,就完全没了平常温和又礼貌的样子,变成了爱撒娇的家伙,黏在他的身上吸取着让他感到舒适一些的体温。嘴里还不断地念叨着“环环不准走”“要留下来陪小壮才行”之类的话语。

      但是这样的他,四叶环并不讨厌。

      不如说是心跳变得更快了。

      他于是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感受着柔软的白发从指间滑过的感觉,用哄孩子般的语气说着:“好啦,我会陪小壮的。”

      似乎是已经确保四叶环不会起身离开了,逢坂壮五松开手臂,然后得寸进尺地凑了过去。他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弗拉门戈舞者露出的那截脖颈上,使得后者忍不住缩了一下。

      “环环,喜欢小壮吗?”他用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询问着,但是这些发音仍然清晰地进入了还清醒着的那位耳中。这是什么桥段啊!?醉酒以后……酒后吐真言吗?但是这明明是问句啊。四叶环皱了皱眉头,还未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对方接着道:“小壮、喜欢环环,想接吻的喜欢。所以环环也应该喜欢小壮。”

      “……什么啊,这种发言也太霸道了吧?!”四叶环没好气的说着,然而他自己的声音都听得不真切,因为这一刻他响亮的心跳声已经盖过了其他所有的声响。突然被暗恋的人告白……之类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一些再做出更多的答复,却在看到面前的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时立刻破了功。

      “小壮、别因为这个哭啊。”他有些慌张地用袖口抹了抹对方的眼角,支支吾吾地说道,“啊……我也是,那样喜欢小壮,什么的。……不行,这个好害羞……唔!?”

       他的话语淹没在了突然的亲吻中。逢坂壮五的双唇紧紧地贴着四叶环的,后者还未来得及闭上双眼,就看见对方微微颤抖着的睫毛,看上去似乎很紧张的样子。这样完全没见过的小壮,还想看更多。他这样想着,伸出舌尖去描绘对方的唇形。

      在那一瞬间他闻到了空气中浓烈的勿忘我香味。是逢坂壮五的信息素,他仿佛置身在紫色的花海之中,这些香味钻入鼻腔,慢慢地扩散到全身,四叶环甚至能感觉到一股电流从他的脊背滑过,涌向不可言喻的地方。理智几乎要支离破碎,他的全身上下都叫嚣着让他跟随自己的本能去这样做。四叶环的舌触碰着怀中人敏感的上颚,想要更加用力地去亲吻他、拥抱他。

      但是那样的话,不就变成自己在占小壮的便宜了吗?

      这个念头猛然钻入大脑之中,让四叶环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就算是刚才小壮已经表露心意了,自己也回应了他,可是在发情期的时候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

      不想让小壮后悔、也不想让他们的第一次是在这种境况下进行的。

      四叶环想办法用不会伤到对方的力气将他推了开来,然后在充斥着信息素的房间中寻找起了供Omega使用的抑制剂。

 

      最近逢坂壮五觉得四叶环有些奇怪。

      也许用有些奇怪已经不足以来形容了……。自从四叶环来逢坂壮五家做客后,对方对待他的反应就一直有些异常。比如说在和他聊天的时候经常会脸红,又或者是交谈中过近的距离。并不是说他不喜欢这样——这些举动反而让他的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四叶环一向是藏不住心思的那一类人,所以难道……对方对自己也是那种感情吗?

      逢坂壮五隐约能够猜到这和那晚发生的事情有关联,然而他除了喝醉酒了以外什么都不记得了。第二天中午醒来时他好好地躺在自己的被窝里,甚至已经清洗干净、连睡衣都已经换好了。手机上还有四叶环传来的讯息: 小壮,我晚上还有表演,所以先走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一直想开口询问,却又没有得知自己在失去理智之时到底干了些什么的勇气。于是这件事只好不了了之。

      他们之间好像与往常一样,却又有了不一样。

      上一次两个人一同去游乐园玩的场景浮现在了眼前。那天四叶环一直牵着逢坂壮五的手,兴致勃勃地拉着他去尝试各式各样的项目,连两个人的手心都变得汗滋滋了时都没有要放开的迹象。买完巧克力味的冰激凌之后,四叶环手握着蛋筒递到了逢坂壮五的眼前,赤红着脸询问道:“小壮,要不要尝一下?”

      向来比较排斥甜食的逢坂壮五对他勾起了唇角,在礼貌的道谢之后凑过去抿掉了冰激凌的尖顶。独属于巧克力的带有一丝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了开来,逢坂壮五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们两个人这样就像热恋中的情侣。然而实际上……并不是那样。

      那一日,两个人在分开之前四叶环在他的双唇上留下了一个亲吻,快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留下逢坂壮五一个人愣愣地站在原地。他伸出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唇瓣,上面残留的温度几乎要烫到他的指尖。

      这代表的是什么……?

 

      逢坂壮五也不太清楚究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简单来说,他接受了四叶环“因为我也去过小壮家里了,所以、也想让小壮到我家来”的邀请,到他的家中做客。

      然而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那么一分米,只要再近一些他们的唇就会触碰到一起,但是逢坂壮五轻轻按住了四叶环的肩膀制止了他。

      “哈?为什么?”

      年纪稍轻一些的男孩不满地开口,他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其中强烈的情绪像是要突破那一层薄冰一般,令得逢坂壮五有些无所适从,只得移开视线看向地面。只听四叶环接着说道:“之前明明也有亲过,而且小壮也自己说了、喜欢我吧?既然我也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那这么做不就是可以的吗。”

      “因为我和环君不应该是那样的关系……诶!?”

      逢坂壮五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无意识地微启双唇,对着四叶环眨了眨眼。自己说了喜欢吗?难道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显然他对此没有丝毫的印象。心脏用力过猛地收缩着,那欢快的节奏仿佛是传递给观众的、鞋跟与舞台相碰的速率。

      所以说,先前环君会那样做,原因是以为他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吗?他怔怔地盯着面前人看,直到四叶环露出失望的表情,低喃着“……原来小壮什么都不记得了,都是我单方面以为在交、交往,什么的……。所以说,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在喜欢小壮吗?”他低下脑袋,看上去像一只被淋湿了的大型犬,令逢坂壮五的心脏微微作痛。

      “对不起……”他似乎是反应过来了,又似乎是没有,只得下意识地将道歉的语句说出口。

      “小壮、不要道歉啊。所以说,现在没有喝酒吧?那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什么的。小壮,可以回答了吧?”

      四叶环猛地抓住逢坂壮五的双肩,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可以回答了吧?这样的四叶环,又怎么可能不喜欢。就像是他欣赏的第一场弗拉门戈舞蹈一般,对方的青春、活力、温柔和热忱,一直在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他,让他的心跳如第一次接触对方时那样快速地跳动着。

      高等表演大厅中悠扬的钢琴曲和小餐馆里热情的弗拉门戈舞蹈不能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会有别样的效果吧?

      “嗯。我也喜欢环君,一直以来都是。”

      逢坂壮五凑过去吻住了四叶环的双唇,然后默许了对方温暖的手钻入他的上衣,和他的肌肤紧紧贴在一起。

      然后木槿的香味和勿忘我的味道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小壮——”

      “抱歉环君,我还不太熟悉你这里的厨房用具……把你吵醒了吗?”

       四叶环一睁眼就闻到了从厨房飘出来的香味,而他身边的人已经起来了,只留下凹陷下去的一份热意。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四叶环涨红了脸,恨不得拿枕头自己埋起来。因为太舒服了,所以会不会做得过分了……什么的。但是小壮现在好像没什么问题的样子。啊啊,总之还是先起来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温暖的阳光从玻璃窗外照进来,洒在了地面之上。四叶环刚出了卧室,就看到自己的恋人站在厨房里,手上拿着平底锅。荷包蛋的香味钻过了门缝,弥漫到了他的鼻腔中。听到四叶环叫着他的名字,逢坂壮五转过头来对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的身上甚至还穿着四叶环干净的衬衫,长得盖过了他的腿根。

      “没关系,不是小壮吵醒的。”

  四叶环这样说着,打开了厨房的玻璃门,伸出手臂从后面抱住了正在用弹奏钢琴的手制作着美味早餐的人。逢坂壮五并不算矮,但是和四叶环相比而言,体型还是偏小,这让后者能够正正好好把他圈在怀里。

  逢坂壮五的后背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腹,让四叶环觉得自己的心跳快要响得被对方听见了。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以为他们在谈恋爱……紧张,快乐,和强烈得快要溢出来的情绪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小壮是清醒地说出口,一直以来都喜欢着他的。这样的感情是两个人共享的。

      那么,应该做一点热恋期间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什么的吧?

      “小壮,可不可以有早、早安吻?”

      较年幼的男性把脸颊埋在了对方的肩头,开口说话时声线都有些发颤。心跳仿佛就在嗓子眼,随时都可能蹦出来。……不对,蹦出来就有点太可怕了。总之小壮应该是会答应的,吧?

      “咦,早安吻……?”

      逢坂壮五显然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他盯着平底锅愣了两秒,紧接着问道:“环君,刚才刷过牙了吧?”

      “……刷过了啊!!”

      “那么好哦。”

      什么啊,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四叶环有些不服气地想着,在逢坂壮五侧过头时贴住了他的唇瓣。却忽略了阳光下对方同样泛着红色的面颊。


评论(14)
热度(113)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