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环壮深夜60分合集1

*连着这周和上周的一起发了!教堂是双性转,先醒目一下


【口红】

*大概是原作设定的45,请当作两个人都已经成年了来看(?

    四叶环很喜欢在表演结束后和逢坂壮五接吻。

    他会把自己的恋人抵在乐屋的门上,曲起右手的小臂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然后低下头看着被自己的影子笼罩着的逢坂壮五。他常识性地浅浅触碰着对方的的双唇,耳中响着的是两个人一致的心跳,逢坂壮五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四叶环的脸颊上,让他感到有些痒痒的。MEZZO”的两位成员并不满足于单纯的相触,而是自然而然地渴望向对方索取更多。逢坂壮五的双臂攀上了四叶环的脖颈,安慰般地上下抚摸着,然后顺着流畅的线条将手指插入对方顺滑的发丝,温柔地玩弄着。而四叶环另一只有力的手臂会环住逢坂壮五的腰部,把有些吃力地仰着头的人拥入怀中。

    四叶环探出自己的舌尖,尝到了逢坂壮五唇上口红的味道。闻起来很香很舒服,吃到嘴中也没有觉得很奇怪。但比起这样的,果然还是更喜欢小壮自己的味道。他轻轻捏了一下逢坂壮五的腰部,后者就很自然地张开了双唇,任由四叶环的舌头滑入他的口腔。啊、是小壮的味道。那种有一点点苦的咖啡味,但是又很让人上瘾,忍不住还想要更多。四叶环的舌尖划过逢坂壮五的牙齿,轻轻地舔舐起怀中人的上颚,立刻就感觉到怀里的人腿软了一下,双手也老老实实地勾住了他的脖子不再乱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放过了那个地方,转而和对方的舌缠绕在一起。又热又软的感觉令他稍微觉得有些不妙。就在事情向更糟糕的地方发展时,逢坂壮五感觉到自己靠着的门扉震动了一下。他赶紧推开了身上的人,下意识地抹了抹唇角。双唇上的口红在手背的触碰下在唇角边晕开了一片,看起来色气得不得了。眼看对方的手已经伸向门把手了,四叶环连忙出声阻止。

    “小壮,你的嘴巴。”他悄悄在逢坂壮五的耳边这么说着,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唇比划了两下。幸好对方立刻反应了过来,这个认知让他原本已经够红了的脸颊变得更红了。他于是指挥着四叶环开门看一眼究竟是谁在门外,然后自己赶紧拿来纸巾解决掉这个紧急的问题。

    “啊—没人诶,大概是刚刚不小心撞到了门吧。”

    四叶环打开门,迅速地望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又关上了门。他一转过头,就看到逢坂壮五并拢了双腿温顺地坐在沙发上,手中是沾了许些饮用水的餐巾纸,上面已经有了他用的口红的颜色。小壮长得好白,一定很适合比较红的颜色。四叶环时常会这样想,但逢坂壮五还是坚持使用偏粉一些的色号,因为那样不会太显眼。但是如果下次送小壮比较深的口红,他应该也会涂吧?

    吸引他脱离漫无边际的思绪的是逢坂壮五的清咳声。“环君。”他的搭档提醒道,“万理桑应该已经在车里了,我们还是快点去吧,不要麻烦他等太久了。”对方脸上的红晕已经消下去一些了,几乎看不出方才两个人有过缠绵的时刻,令四叶环心中的不满一点点膨胀了开来。什么嘛,太狡猾了。

    下一回让他用深一些的口红,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记会怎么样呢?


【教堂】

*舞女4x修女5,BE

    在逢坂壮五立下“神贫、贞洁、服从”的誓言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此后悔。

    她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在教堂前的广场上。修女的手中拿着一把玉米,她细心地整理好裙子后蹲了下来,把它们洒在地上等着饥饿的鸽子前来把谷物吃掉。就在群鸽飞舞起来的那一刻逢坂壮五看到了先前一直有所耳闻的舞女。四叶环身上穿着浅蓝色的薄纱裙,在广场的中央翩翩起舞。金色的阳关照耀在她被微风吹起的长发上,看得逢坂壮五愣住了神。所有她阅读过的宗教书本在四叶环动人的舞姿前显得黯然失色。

    舞女边轻声哼唱着,边转起圈。裙摆散了开来,形成一个围着她的圆,泛起的波纹像是拍打在逢坂壮五心头上的海浪一般。她无法抑制住自己盯着对方裸露出来的脚腕看,明明知道这是十分失礼的——也是一个修女绝对不应该触犯的底线——逢坂壮五却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一曲舞毕,四叶环转过了头来,正巧撞上修女几乎是黏在她身上的视线。……好漂亮的眼睛,她愣愣地想道,人也长得很好看。为什么她要当修女,把头发给包起来?

    有了第一次见面,就很自然地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从四叶环终于无法忍受两个人只能每次远远地相望而过来搭话开始,她们慢慢地熟悉起了对方。伴随而来的是响亮的心脏鼓动的声音,和微微泛红的面颊。终于有一天,在教堂后面的一小片空地上,四叶环好奇地凑了过来,期待地说道:“我想摸摸看小壮的头发。”

    言下之意就是想让逢坂壮五把头巾摘下来。她紧张地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四叶小姐,请注意自己的言行。头巾代表着对上帝的服从,是不能够随意摘下的。”

    露出一头浅色的秀发是不被允许的,说出萦绕在心头的那份情愫更是不被允许的。逢坂壮五垂下眼,不忍心去看四叶环被拒绝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如果再早一些遇见那位舞姿轻盈飒爽的姑娘,她是不是就不会立下这样的誓言了?一日下午,逢坂壮五手中拿着圣经,黑色的字迹在白皙的纸张上显得格外刺眼。她一字都未看进去,是四叶环的身影霸占了她的大脑,对方爽朗的笑颜挥之不去。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让那双手轻抚过自己的长发。

    只是已然太迟,自由飞翔的蝴蝶和向上帝立下誓言的人终究只能擦身而过。


评论(4)
热度(35)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