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沉默 [4]

看前预警:(虽然很废话但是请务必看完)

*是一篇长篇,主CP 45,预计不会出现副CP。

*架空!角色设定是Revolutionary(防lof吞用了英语)环x宫廷教师壮五,双性转百合。(或者说是几乎全员性转)

*角色背景设定参考了音乐剧《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文章内将会出现的所有服装都归功于nik和秋水。

*前文在这

第四章

     ……自从上一次四叶小姐把逢坂小姐带回面包店过了一晚上开始,两个人相会的次数是不是变得有点太多了?

     和泉一织的手里捧着她的笔记本,实际上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因为她正在默默地打量把两只脚往高邦靴子里面一蹬就打算出门去的四叶环。四叶小姐如此兴致勃勃,一看就知道目的地又是小公主的家庭教师会去的酒馆吧?这异常勤快的举动令和泉一织不禁好奇起几个月前,在他将刚刚煮好的醒酒茶送进卧室前,那两个人究竟说了些什么。

     她猜的没错,四叶环确实推开了那个小酒馆的门。站在柜台后擦拭玻璃杯的老板娘已经认识她了,笑着说:“哟,四叶姑娘又来了啊。逢坂小姐已经在里面了,快去吧。”“喔,谢谢老板娘。”

     窗外昏黄的天空给这看起来有许些冰冷的国家带来了几分温暖的色彩,薄暮降临之际酒馆内人还不是很多,连平时在这里弹钢琴的那位先生都还没到。逢坂壮五就坐在她常坐的地方,也就是离钢琴最近的那个角落里,捧着一杯茶望着空着的琴凳发呆。这副安安静静的样子让四叶环回想起在面包店一起度过的那个早晨,对方就愣愣地坐在床上,努力地试图回想前一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被捡起来的只有零星的小片段,但是足以让她发表“让四叶小姐看到如此失态的一面,我真应该切腹谢罪”的言论了。四叶环被这句话吓得脸色发白,连忙简述了事情的经过。

     当然,省略了背着对方前往面包店的部分。熟睡的贵族小姐紧紧勾住她的肩膀,无意识地蹭着四叶环修长的脖颈。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上面,弄得后者痒得想要缩起脖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从挤满了人的小酒馆中出来的缘故,她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不顺畅,心跳也格外的快。然而面对和泉一织关切的一句“四叶小姐,这样做没问题吗?”她只是摇了摇头,回答道:“交给我吧。小壮很轻,没事。”实际上应该说是已经过于轻了,四叶环的双掌隔着几层布料托住逢坂壮五细得仿佛没有肉的大腿,在心中怀疑起对方是不是吃不饱饭导致营养不良。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逢坂壮五回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非常抱歉……今天晚上因为国王和王后要来查看陆殿下的教学情况,所以把见面时间提前了。给环小姐添麻烦了。”

     啊又来了!?四叶环忍不住鼓起了腮帮子。明明现在每个星期都会见面了(有的时候还不止一次),慢慢地开始说一些两个人能聊得起来的话题了,她甚至都知道一些关于七濑陆公主殿下的事情了——连小壮对她的称呼都从“四叶小姐”变成“环小姐”了,结果还是在不断跟她道歉啊。

     “就说不要讲‘对不起’了,我是自己来的,又不是小壮强迫的。”她有些不满地说着。

     见四叶环这样反应,逢坂壮五顿时乱了手脚。一不注意又把这种坏习惯带出来了……环小姐这下又要讨厌自己了吗?她担忧地攥了攥裙角,张开双唇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所幸四叶环却似乎没有注意到她这样的状况,自顾自地接着道:“这个时候,明明说谢谢会比较好。”

     咦,是这样吗……?逢坂壮五沉思了几秒,小心翼翼地修正道:“那么……谢谢你愿意在这个时候来陪我。这样可以吗……?”

     “这不是很好吗?以后也这样说就行了,不用问可不可以啦。——话说,小壮盯着钢琴很久了。之前都是坐在旁边听,现在没人弹,不试一下吗?”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对方又加了一句,“我,想听小壮弹琴。”

     听自己弹琴……?四叶环的建议令逢坂壮五有些诧异。她当然是希望自己能够弹奏的,毕竟自从儿时小姨带她到酒馆给她弹琴听开始,她就一直深深的爱着音乐。但是自己并没有许多空余时间去练习,偶尔触碰琴键也只是反复地弹奏同一首乐曲。她于是有些担忧地道:“我弹的并不好……”

     还未等话音落下,四叶环就伸手轻轻推了一下她的肩膀:“又没有关系。小壮想弹的,对吧?我也想听。所以,不要担心,做想做的就好了。”

     四叶环此时看起来格外的严肃认真。她上一次见到对方这样,还是在她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成功地找到弟弟时。平时总让人觉得懒洋洋的,可在换上坚定的表情时,环小姐总会给人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逢坂壮五于是叹了一口气,道:“那我便献丑了。”

     贵族小姐有些紧张地拉开琴凳,整理好自己浅紫色的及膝裙子后才坐下。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开始她的演奏。是她最熟悉的曲子——小姨总会弹给她听的那一首。舒缓优美的乐曲把她的思绪拉扯到许久之前对方还在世的那些日子里,每一幕在脑海中略过,让她觉得鼻尖有些酸,不自觉地在弹奏之时加入了许多自己的情绪。

     葱白的手指灵巧地敲击着那一个个白色黑色的方块,把四叶环看得愣住了。明明弹得很好啊!?而且这么、这么……温柔,就和小壮平时给人的感觉一样。以前还以为小壮经常对自己说教是因为讨厌自己,和第一次见面时给自己的印象一点都不一样,是个很凶的人。可是真的一点点开始了解对方时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自己做得好的话会有表扬,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会出言关心自己,笑起来也很好看。她咽了咽口中的津液,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对方那样动作,直到自己的心跳声渐渐响过了琴声才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觉得胸口那里有些痛痛的,是什么危险的症状吗?

评论(4)
热度(20)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