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i7 in hp】99%的人都不知道!G院差生和S院首席不得不说的故事-4

*i7inhp第二篇的第4部分(完结部分x)!是追忆线,前文请查看tagi7inhp先看 @水杯里有水 的漫画食用效果更佳!

*不是相声了(……

*SOU生日快乐!!!

*这篇主45+24友情向+14友情向,带斯莱特林三巨头友情向

 

(13)

     啊……又是圣诞节了。

     这是第一个在逢坂壮五醒过来时钻入他脑海的想法。斯莱特林地窖中的冷空气进入了被窝里,让他忍不住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些。

     每到这个节日,霍格沃茨多数的学生都会选择回家,和家人度过一个美好的圣诞夜;或者像二阶堂大和与六弥凪一样趁着这个好时机离开学校出去玩。而逢坂壮五只是在两位好友邀请他一同时笑了笑,悄悄地捏紧了手中信纸,家养小精灵写出的“逢坂先生一直在等您回来”的字样变得模糊不清。

     今年的圣诞节也是自己一个人度过吧。

 

(14)

     当逢坂壮五从成堆的礼物中看到一个粗略地包装了一下就塞过来的扁扁的小盒子时,不知道这究竟算是出乎意料还是他早就有猜到。送过来的人很明显是用心包装了的,只是实在是不会做这种事,只好潦草地拿着报纸在外面绕了几圈就算完成。报纸上还用羽毛笔认真地写了字:“给壮酱的礼物,但是希望你能温柔一点,不要像这个歌一样。”

     逢坂壮五的嘴角无意识地微微向上扬起,动手小心翼翼地将外面的纸张拆开,把四叶环的字迹保存好后才去看对方究竟送了什么。当看到是一张某个ROCK组合的专辑时,他有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壮酱有什么喜欢的,要大声说出来才行。就算有人不支持也没关系,我会帮你的。”

     格兰芬多学弟说这句话时严肃地板着脸的样子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尽管他并没有能够大声说出来的资格,但至少在四叶环的身边时,他第一次能够发出声音,能够告诉其他人自己的梦想是当一名ROCK歌手,能够获得他全心全意的支持。介于他的家庭因素,他知道这完全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但“环君一起的话不会有问题”的感觉总是萦绕在心头。

 

(15)

     “壮酱!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果然圣诞节的礼堂里比平时少了近乎四分之三的人,巨大的圣诞树立在屋内显得孤零零的。四叶环一进来就看到了坐在斯莱特林桌旁认真看书的逢坂壮五——反正也没有人在他周围,这个时候不按照学院坐没事吧?他想了几秒后立刻自说自话地在心中把这个归为了没关系,然后抱着自己的书本凑到学长身旁。对方转过头对着他笑着“嗯”了一声,就又开始阅读了。

     早上刚刚把对方送的巫师界经典漫画(小人会动的那种。没想到壮酱能送这么好玩的礼物啊,还以为他肯定会送那些比较无聊的,研究资料之类的。)看完的四叶环此时无事可做,只好托住自己的下巴盯着身边的人看。此时窗外的地上已经开始泛白了,薄薄的、和壮酱的肤色一样白皙的雪花慢悠悠地落下来。他的视线划过对方被梳得整整齐齐的刘海,紫色的双眼,并不算红润的双唇,最后落在因为是温暖的室内所以并没有戴围巾而露出的锁骨上。啊……又来了,是和之前和壮酱睡在同一张床上的那种感觉。心跳好快,有点闷闷的,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有些烦躁地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腿,试图去想点别的事情转移开注意力。比如带来霍格沃茨的布丁已经快吃完了,下一次能买布丁是什么时候?一织织这次回学校的时候会不会帮他带?毕竟会有他喜欢的那些赠品嘛。再比如为什么壮酱明明是是纯血巫师,圣诞节却留在了学校里没回去?又不像自己这样没地方回去。

     他没注意到结果自己兜兜转转想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逢坂壮五身上,只是思考起这究竟是为什么。——当然他并没能想出什么能够合理解释这件事的理由,于是只好直白地开口道:“壮酱,问你个问题。”

     “嗯?环君要问什么问题?”逢坂壮五听到身边的人叫他,连忙放下手中的书本。

     “壮酱为什么,圣诞节不回去?”

     一时间两个人之间陷入了沉默,四叶环只能听见自己响亮的心跳声。他看着面前的人轻轻皱了下眉,但是很快地舒展了开来,似乎是不想被注意到他有过这个动作的样子。是在掩饰什么吗?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的心揪了一下,而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在为对方担忧还是为对方试图瞒着自己而有些失落。或许两者都有吧。

     过了半晌,逢坂壮五叹了口气,回答道:“如果有一天你能和我并肩前行了,就告诉你吧。”

 

(16)

     “……唉,哥哥我早就猜到了。”

     “啊?和哥你说什么早就猜到了?”

     四叶环一脸不解地盯着二阶堂大和,对方的手中拿着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啤酒罐子(估计是之前圣诞节放假的时候买完偷偷带进来的,和哥好狡猾),举到嘴边喝了一口。

     “怎么样能和壮并肩前行啊……”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四叶环有些紧张地捏了捏拳头,“他是斯莱特林的首席啊,并肩前行的话要和他一样优秀吧?”

     把成绩提上去?!哈?这个不可能吧??四叶环诧异地瞪大了双眼。壮酱帮自己补了这么久的课,成绩是上去了,但是要追上去根本是不可能的吧?而且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提上去什么的……他随即看到了绿发的学长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才发现自己又被对方骗到了。

     “哈哈,开玩笑的。要并肩前行的话,试着把心里话跟他讲讲怎么样?”

     心里话……?

 

(17)

      “那我去了,真的,没关系吗?”

     ……四叶桑愁眉苦脸的样子还真是难得一见。和泉一织挑了挑眉,严肃地回答道:“请你相信我的分析能力,据目前你一看到逢坂桑就会心跳加速喘不过气来的情况,一定是喜欢他。而二阶堂桑指的说心里话,肯定是在说这个,所以完全没有问题。”

     听着这么一长串话,四叶环有些迷茫地挠了挠后脑勺:“虽然不是很听得懂,但一织织都这么说了……”

     后面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他突然闭上了嘴,因为他看到了不远处正朝这里走来的逢坂壮五。四叶环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喜欢”这个词,它在那里印下了深深的痕迹,想抹都抹不掉。啊啊什么喜欢啊……!这个词也,太害羞了吧!?他一下子涨红了脸,一瞬间无法感受到除了他和逢坂壮五以外的任何存在。而在对方笑着对他招手的时候他已经无法思考了。四叶环吞了吞口水,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信封,“给壮酱”的字样映入了眼中。要把这个当面给他吗!?怎么办!?

     “一织织,帮我把这个给壮酱,拜托了!所有赠品都会给你的!”

     眼看着逢坂壮五和自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四叶环灵机一动,把手中的纸张塞进了好友的手里,然后把他往前推了几步,心急地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和泉一织又加了几句“拜托”。

     “……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赠品。”

     和泉一织这么说着,无奈地拿着信封走向了斯莱特林的学长。本来应该去做这件事的人迅速地躲到了一根柱子后面,远远地暗中观察究竟发生了什么,然而在这个距离他什么都看不清。

 

(18)

     四叶环有些犹豫地张开了双唇,话语已经到口边了,却又被他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紧挨在他旁边坐着的逢坂壮五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异样,停下了对草药的讲解,关切地询问道:“环君,怎么了?没事吧?”

     啊啊怎么还问出来啊!!??不会害羞吗??!!四叶环有些气恼地瞪着逢坂壮五担忧的样子,并没有意识到对方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在担心而已。他就这样盯了对方三秒,迅速地决定破罐子破摔:

     “……我和壮酱都已经在一起了,能不能……那个……”

     看着他支支吾吾不好意思的样子,逢坂壮五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是说想要亲吻吗?”

     “啊啊啊啊不要把那个词说出来!不是、不是那个,是牵手啦!”

     两个人的手其实并不隔得很远,于是逢坂壮五温柔地勾起嘴角,手心朝上摊开在桌子上。“可以哦,牵手。”

     ……什么啊,为什么这么游刃有余?四叶环在心里有些不满地想着,但还是红着脸伸出手去,握住逢坂壮五的。热乎乎的温度通过手心传了过来,让他忍不住握得更紧了些。这时他回想起第一次注意到逢坂壮五的那一刻,对方脸上像是阳光一样温暖的笑。

 

(+1)

     “壮酱,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圣诞节你说了什么?”

     “嗯。怎么了……?”

     “现在,我算是和你并肩同行了吗?那些事情,我能帮你一起分担了吗?”

     “当然。”

     圣诞夜落下的雪花融化在炽热的亲吻中。


评论(10)
热度(63)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