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哈珀/冥王夫妇]Silence

*只想说,借着Demeter和Hades视角吹冥后,真是太棒了

*私设的Persephone金发碧眼,Hades黑发黑眼

 @一碗冰片加柠檬 她说我适合写苏里苏气的东西bushi

 

第一个小短篇

      “Persephone…”

      一想到她的女儿就要离开她——漫长的6个月啊,只有凛冽的寒风吹在谷物女神细嫩的皮肤上,像针扎一般的疼痛。纷纷飘落下的枯叶取代了原本绽放的蔷薇花,她的生活中不再有可爱的小女儿的笑声。她最爱的孩子要在阴暗的地下世界过日子,这让她的心脏被缓缓扎入一把匕首,不死之身保全了她的命,却无法消止疼痛。而痛苦的根源是她兄弟中最为年长的Hades.6个月于神而言已是短暂,可是和心爱的人分离让它看上去是无尽的——Demeter的眼中不禁噙满了泪水。

      她美丽善良的女儿坐在她的身边,紧紧握住Demeter的双手,姣好的面庞上不再有笑容:“我亲爱的母亲,我知道你要说什么。Hades是个好人,你不用为此担心,6个月后我会返还奥林匹斯山。伟大的父亲Zeus既将我判给了冥王,我就有义务去陪伴自己的丈夫。让Hecate替我照料你吧!她是个比我更称职的女儿。”

      “Demeter.”一直站在一旁保持着沉默的Apollo提醒道,“6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我的父亲把这6个月先给你,是希望你能够遵循诺言,让相爱的人按时团聚。让我的姊妹走吧。”

      太阳神的话语让Demeter哀叹了一口气。她站起身,在女儿的额上印下一个亲吻,眼中的泪水随之一同落下。模糊了的视野中仿佛只有黑暗的存在。

 

      这是Persephone第二次见到她的夫君,Hades.她成为鬼魂们的王后已经6个月了,而这6个月她都不在冥府。说来奇怪,她不再像Hades第一次用冰冷的手触碰她时那般害怕和惊慌。这6个月她和河边的仙女们在草地上玩耍时,心底不断地渴望一个画面的出现。

      那是独立在草地上的风信子,洁白的,盛开了百朵小花。而它的旁边就是她的王,站在金色的战车上。她对他依然略微感到害怕,可自从她知道他不是为了夺走她的生命后,这份恐惧就削减了一些。更何况,虽然冥界之王不善于去表达,但Persephone知道他对自己的那份爱。她也在心里偷偷回应着。

      “你在发呆,我年轻快活的女神。告诉我,是我统治的地域让你如此悲伤吗?”Hades低沉的声音唤回了Persephone的注意。她的视线从手上赤红的石榴上移开,刚才她思考的内容令她的脸上晕开了浅浅的一片粉色。众神之王的女儿摇了摇头,坚定地否认道:“它现在也是我统治的领域了,死者的王,我不应该为它感到悲伤。”

      Hades抿紧了双唇,黑曜石般的双眼盯着他的妻子。Persephone的卷发金灿灿的像是田野里茁壮成长的谷物,柔顺地搭在肩头,而她翠绿的眼睛则是一望无际的草坪。她是大自然的宝物,隔着一小段距离冥王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那时春天清晨草坪的味道,新鲜的露珠从小草的尖端划过,融进泥土之中。现在她白皙的脸上浮现着红晕,那上面没有平时常有的笑意,而是一种执著的认真。他伸出手,却怕破坏了太阳的温度,于是他的动作只好半途停止。

      在他将她强带回冥界后,他的心中出现过一丝懊恼。他想要拥有她,与此同时又不希望她失去她的快乐。幸亏Persephone在与他的相处中,渐渐地不再会感到恐惧,甚至会对着他露出羞涩的笑。

      “你能够这么想,是我的荣幸。”Hades望着Persephone,暗自叹气边将手收回。然而在他动作前,Persephone已经将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炙热、滚烫的手心让Hades下意识缩了一下。Persephone纤长的手指爱抚着丈夫因为常年手执武器而生出的茧,眼睛看向旁边。

      “我的王,你第一次就将这如人类心脏一般红的石榴交予我,我自然应该负起责来。”她小声地说着。

      他的手中紧紧抓着的是灰暗世界中唯一的一丝光芒,Hades意识到。Persephone并没有拒绝Hades冰一般凉的提问,而是用没拿石榴的那只小巧的手温暖他,让它有种快要被融化的错觉。

      冥王半起身,侧头亲吻神女柔软的面颊。

      “我相信你,我的王后,我的Persephone.”


评论(4)
热度(54)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