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i7 in hp】99%的人都不知道!G院差生和S院首席不得不说的故事-3

 *HP paro的第二篇的3!这篇是追忆(即过去时间线),前文请点击tag i7inhp   @水属性 

*是相声!也有不是的地方(嗯?

*此篇是主45,有2&5友情(对不起,辛苦二哥了(no

*特别提醒:因为是相声系列所以能不虐的就不虐,大家看着理解一下就好……这个那个()

 

(9)

     “今天晚上,去S休息室,那个。给壮酱。”

     二阶堂大和一头雾水地看着手中之前被和泉一织递过来的一小张摊开的羊皮纸,说是请务必要交给逢坂壮五。晚上来我们的休息室?那个,那个是什么?壮酱又是什么爱称?一张纸上就那么一行字,从哪里着手都可以吐槽,于是二阶堂大和干脆利落地从头开始在心里问了一遍,然后回想起六弥凪跟他说的那些“被心怀不轨的人威胁做这样那样的事”的剧情。

     壮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他带着满头的问号把这张纸交给了比自己小两届的学弟,结果只是得到了对方一个温和的微笑和一句“谢谢”。

     “额,壮,不介意告诉我‘那个’指的是什么吧?”二阶堂大和犹豫几秒,最终还是在转身离开前提问了。

     “那个……?啊,大和桑在说这张纸条吗?”逢坂壮五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然后反应了过来,“是说我帮环君补习他不太擅长的科目。”

     “之前就开始这样做了?”

     “啊……确实经常这样。”

     二阶堂大和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的发展不行,并暗中好奇起这个环君究竟是谁。

 

(10)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二阶堂大和迅速地从报纸后抬起了头。果不其然是逢坂壮五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高个子的格兰芬多。他觉得那个人看起来有点眼熟,仔细回想了一下后记起了他是好久之前在礼堂里盯着他的好友看的那个学弟。这才过了顶多四个月啊,怎么就一副修成正果的样子了,他还一点都不知道!?他看着浅蓝色头发的大男孩举着书本伸了个懒腰,眯着双眼凑到逢坂壮五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引得对方微笑起来。

     算了算了,壮是个能自己负责的人。虽然在哥哥看来太快了,但还是不要多管比较好。

     他保持了这个想法大概一小时,直到他想回到床上时在门外听到屋内传来逢坂壮五“啊!环君……”的声音。二阶堂大和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手都按在门把手上了,听到对方又说道:

     “不准在我的床上吃零食!”

 

(11)

     “啊!环君,不准在我的床上吃零食!”

     逢坂壮五说这话的时候,四叶环正躺在对方舒适的床铺上,手里抓着一只倒霉的巧克力蛙上下打量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先把青蛙的脑袋递到自己的嘴边一口咬了下去,许些碎屑掉了下来落到了床上。听到逢坂壮五的话,四叶环有些不情不愿地从床上下来,帮忙拍掉了床单上不该有的东西,才到对方的身边坐下。

     “壮酱不会在床上吃东西吗?”

     “床上是不能吃东西的,要保持干净才行。”

     四叶环努了努嘴,将青蛙剩下的部分塞进嘴里,边凑过去看斯莱特林的学长究竟在看什么。对方的手中是一封信,用深绿色墨水写出的优美字迹印在上面,书写者的口吻礼貌却又疏远,令四叶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就在他的视线聚焦在一个熟悉的名字上时,他身边的人开口了,语气中带着一分欣喜:“环君,这封信是我认识的人寄给我的。之前不是说在找妹妹吗?虽然还没有准确的下落,不过有消息说有在法国看到过理。”

     在法国看到过理?!四叶环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并不是在为这个地理位置感到诧异,而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对方会得知这个消息。对方所谓的“说”只不过是在之前两个人一起去图书馆学习(准确而言是逢坂壮五在学习,四叶环趴在旁边偷懒)的时候聊过麻瓜界的事,附带着提到了四叶家,逢坂壮五才了解到对方还有个早早地显露了会魔法的迹象然后被一个奇怪男人带走了的妹妹。对四叶环来说,四叶理是他最重要的人,他现在在霍格沃茨上学也是为了能够想办法找到她。“为什么?”他于是问,在看见对方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后加了一句,“为什么知道?”

     也许是因为四叶环的表情太过严肃了,逢坂壮五迟疑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地回答:“因为环君看上去很想知道妹妹下落的样子,我就试着托人打听了一下,希望能够帮到环君。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情……?”

     “……没有啦,不用这么紧张的。”他望着身边的人有些紧张的表情忍不住咽了咽口中的津液,“谢谢,壮酱。但是,为什么要帮我?”

     这个提问似乎难到了斯莱特林的首席。他沉默着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对着比他小两届的男孩笑了起来。是那种四叶环第一次在礼堂中见到他时看到的笑容,像是涓涓的流水一般冲刷过他的心间,又像是柔软的羽毛抚过他的身躯。

     “大概因为知道环君是好孩子吧。”

 

(12)

     虽然二阶堂大和早就猜到了大晚上跨越学院的相会肯定会有同床共枕的结局,但在亲眼看到逢坂壮五和四叶环带着明显是没有睡好的黑眼圈一起出来时还是震惊了。

     “你们昨晚……”他指了指逢坂壮五的双眼问道。

     “请大和桑不要担心,只是睡眠习惯不太一样而已。”

 

     把时针拨回前一天夜里。四叶环拖拖拉拉地完成自己的论文时已经很晚了,显然在赶回格兰芬多高塔的路上被负责夜巡的教授抓住不是个好选择。于是顺理成章地,四叶环获得了“一夜限定斯莱特林休息室体验”的机会,而且还是逢坂壮五的床上。(“睡在地上太凉了,对身体不好,环君还是到床上来吧。”)

     终于结束了关于到底是开灯还是关灯的讨论时,两个人都感到有些筋疲力尽。四叶环首先背对着对方躺倒了,扔在床头柜上的魔杖尖端散发出温暖的黄色光芒,好让他能够顺利的入睡——实际上事情却没有他想象的这么简单,毕竟他正躺在另一个人的床上。

     而那个人在一个小时之前刚刚给自己帮了极大的忙(尽管只是细碎的几丝希望,却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听到和妹妹有关的消息),还是让他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内心在不断地叫嚣着让他去接近的对象。床铺和被褥都有着对方独特的略带苦涩的气息,身后就是另一个热源。四叶环的心跳在不断的加速,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只好紧紧地闭上双眼企图忽视掉这个事实。

     睡在床的另一边的逢坂壮五也并没有好多少。他一向有着极强的个人空间意识,此时突然和其他人睡在一起令他有许些不习惯。是魔杖的光太亮了才睡不着的。他这样告诉自己,却不得不承认真正让他陷入现在这个境况的罪魁祸首就是四叶环这个人。

     他对四叶环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感呢?只是对麻瓜家出生的孩子有的好感吗?还是在了解这个温柔又好心只是不太会表达的学弟时,有了别的想法呢?


评论(24)
热度(91)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