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i7 in hp】完美霍格沃茨学生有什么不会的?

*HP paro的第三篇!前文请点击tag  i7inhp

*我终于回来写相声了!时间线回到当下(?)45的那篇后面还会持续更新的!

*此篇是主17+高中生组友情向+15友情向,有45和47友情向和79亲情向。呼神护卫的相关图请看KEI老师之前的更新……!↓

http://keikingdom.lofter.com/post/2c4855_12adefdc

*给秋水水一个起床惊喜bu @水属性 

 

(1)

     一向被称为完美霍格沃茨学生的和泉一织,最近遇上了一点大问题。那就是他不会用“呼神护卫”。

     和泉一织左思右想都没想出为什么来。是跟哥哥一起做蛋糕不够快乐,还是偷偷塞在被子里的兔耳friends不够可爱,居然连守护神都召唤不出来。如果只是他没成功召唤出来也就罢了,更关键的是——

     “一织织!你看!”

     在他的魔杖还毫无反应的时候,一向要比他晚上好几拍才能领悟的四叶环已经成功了。温柔的银色光束从葡萄藤木制的魔杖顶端泄出,落到地上,汇聚成一匹狼。象征着野性的生物警觉地看了看周围后向前走了两步,随即四叶环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欣喜地对着和泉一织说道:“是狼,超帅吧?!”

     “……四叶桑,你是怎么做到的?”

     四叶环盯着和泉一织眨了眨眼,几秒后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想着让人开心的事情啊。”

     “这个谁都知道吧……我是想说,具体是指?”

     “比如理离开我之前和她一起玩啊,还有壮酱愿意相信我把他家里的事情告诉我,之类的。”

     看着四叶环欣喜的模样,和泉一织开始思考起自己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2)

     “我是怎么使用呼神护卫的……?”

     “是,希望逢坂桑能教我。”

     坐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沙发上的逢坂壮五抿紧了双唇,似乎是在回想两年前自己是如何成功使用呼神护卫的。像逢坂桑这样认真的人,会因为什么样的事情感到高兴呢?和泉一织如此想着,却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我最开始并没有成功。”

     连逢坂桑之前都没有成功吗?和泉一织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导致这样的事到底是什么。然后他听对方接着说道:“因为在想到那些快乐的事情时,会忍不住想到相关的并不怎么让人喜悦的事情。但是现在有各位在我的身边,还有环君……”逢坂壮五脸上微微泛红,而和泉一织并不想知道对方究竟想到了一些什么内容。幸好斯莱特林的学长并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只是在他的男朋友开始有些不满地叫他名字的时候对和泉一织笑了笑:“希望我说的能帮到你,一织君。先失陪了。”

 

(3)

     让人开心的事情……逢坂桑和四叶桑似乎都有令人不太愉快的事情和能够让他们开心起来的事情做出对比,而哥哥也说过想到自己的努力最终能获得成功和赏识的时候是他最开心的。难道是自己的生活一直都挺幸福的,所以没有什么独特的事情吗?

     不过说到失败……和泉一织的眼神飘向了坐在格兰芬多桌正和四叶环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些什么的七濑陆。

     ……反正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七濑桑不必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和泉一织迅速地移开了视线,没有注意到几秒后对方也看了过来。

 

(4)

     “一织!你最近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和泉一织无奈地看着面前跃跃欲试的人,否认的言语还未说出口,只见七濑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接着道:“平时都是一织帮我,所以在想如果我能在一织碰到麻烦的时候帮忙就好了!”

     七濑陆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和泉一织——不是因为想嘲笑他也有不成功的时候,而是想要给他帮忙,七濑桑就是这样的人啊。

     “你也太可……咳,谢谢你的关心,七濑桑。”意识到自己险些把想法说出口来,和泉一织连忙清咳了两声,掩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语。尽管他并不觉得对方能教会自己,但还是七濑陆期待的眼神下妥协了。

 

(5)

     “Expecto Patronum!”

     ……还是不行吗?和泉一织皱紧了眉头。方才七濑陆演示得很快,只是闭上眼睛后大声念出了咒语,一只小兔子就冒了出来——可爱的人果然有可爱的守护神——然而和泉一织只是魔杖颤动了一下,魔杖的尖端被银色的光芒环绕了一瞬间,又回归了原本毫无反应状态。

     “啊,有一点进步了!”七濑陆严肃地表扬着,仿佛真的是在教和泉一织怎么样能够成功的教授。就在和泉一织在日例感叹第1717遍七濑桑有多可爱的时候,对方防不胜防地绕到了他的身后。

     然后用七濑陆的右手握住了和泉一织的右手。

     到底该怎么放慢因为和喜欢(暗恋?)的人第一次肢体接触而变得过快的心跳?七濑陆的体温通过他的手心传到和泉一织的手背上,明明不应该有多热,此时却令他觉得是滚烫的。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声比七濑陆在他耳边说的“可能是姿势还不太对,我握着一织的手来试一下!”还要响亮。七濑桑不会听到吧?和泉一织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中的津液。不过像七濑桑这样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敏感的人,就算听到了可能也不会注意到吧……

     “一织,再来试一下!”

     七濑陆喷洒出的鼻息打在和泉一织肩头露出的很小一块皮肤上,使得和泉一织不得不多深呼吸几次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缓缓地再次吐出咒语,脑海中和七濑陆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展了开来。从他们的争吵、到和泉一织每次帮七濑陆收拾被搞砸的事、到七濑陆的笑、到自己愿意为他出谋划策成为一名更优秀的巫师,再到现在。虽然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和自己的可能并不一样,但他愿意等待流星的降临。

     “看!这不是成功了吗!”

     还是七濑陆先看到的。得意洋洋地说着,仿佛和泉一织能够成功全是他的功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的确全是他的功劳)。和泉一织睁开眼,顺着对方握着的自己的手向下看过去,看到一只银色的小兔子安安稳稳地待在那里。

     小兔子,吗?

 

(6)

     完美霍格沃茨学生真的不会怎么对付七濑陆。

 

(+1)

     “七濑桑平时都是想着什么成功的?”

     “想着和天哥一起啊。”

     “你果然……”

     “还有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一织待在我身边的时候,这样想着就成功了啊。”

     “……。”

评论(18)
热度(188)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