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i7 in hp】你到底喜不喜欢陆陆?

*HP paro的第一篇!和秋水 @水属性 一起搞的会长期玩的paro,专用tag请看i7inhp。明显cp向预计为45(现在时间线已交往)、17(现在时间线单箭头)、乐纺和千百。但不一定会侧重cp向写,会有很多组合向!

*多半是摸鱼相声模式(……)偶尔会有正经文

*此篇是主高中生组友情+17,附带一点点毕达和45

 

(1)

     温暖的夜风吹进了格兰芬多塔楼,拉文克劳三年级的优等生和泉一织叹了口气,捏紧了手中一小张被撕得边缘起毛的羊皮纸。“四叶桑的字写得歪歪扭扭的,怎么可能看得清。”他不满地小声说着,皱了皱眉头,凑近了去看试图识别上面的字迹。就在勉强认出了一个“f”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糟糕。和泉一织心中一紧,咽了咽口中的津液,尽量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果不其然看到了比他高一届的七濑陆。后者本在和身边的人交谈,在与和泉一织对视时停了下来,兴高采烈地对着他招起手。

     “晚上好,一织!又来我们宿舍了吗?”

     ……这人的微笑也太可爱了吧。和泉一织望着仿佛浑身上下散发着耀眼光芒的七濑陆,有些不自然地清咳了两声,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回应道:“晚上好,七濑桑。我是来找四叶桑的一起写魔药论文的。”

     “一织和环关系真好啊,要是也来找我玩就好了!”红发的学长(比起学长明明更像孩子,和泉一织想着)语气中带了些羡慕,一副非常期待的样子盯着他,令和泉一织险些脱口而出“我明白了,下次会来找你的”。然而最终他只是反驳道:“不,我和四叶桑关系并不好。”

 

(2)

     和泉一织喜欢七濑陆。

     这件事情和泉一织以为只有自己知道,实际上不算上他,心知肚明的人没有10个也有7个。他的哥哥和泉三月甚至为了这件事叫上了斯莱特林的二阶堂大和以及六弥凪严肃地开了个会,最后年龄较为小的两个人一致赞同了“年轻真好啊,让小一自己出手追吧”的言论。当然这件事和泉一织并不知道,只是第二天注意到了六弥凪给他使了无数个无法理解的眼色。大概是前一天晚上看了可可娜所以误以为巫师也能用眼睛放光波吧,他叹了口气,把视线从与六弥凪同年级的七濑陆身上移开,继续认真看起了书。

     话题转回来,和泉一织还是成功地进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多亏了七濑陆帮他报出新的口号。他一进去就看到了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的四叶环,手中还拿着布丁往嘴里迅速地塞着,听到脚步声后抬眼看了他一下,含糊不清地嚷道:“一织织,魔药论文借我抄一下。”

     “请不要因为逢坂桑在忙于准备O.W.L考试减少了和你相处的时间就这样懒散,论文我是不会借你抄的。”

     “壮酱没空帮我讲题,所以一织织——”

     和泉一织自然地在在沙发上坐下,转过身和四叶环大眼瞪小眼许久。最后还是四叶环妥协了,他从不知道哪里摸出另一个布丁,献宝一般地递给好友:“这是我在麻瓜界买了带来的,魔法界都吃不到的布丁!跟你换你的魔药论文。”

     “……我是混血,能吃的到布丁,四叶桑。并不需要这种贿赂。”他抿了抿双唇,从包中掏出写了一半的论文,正准备接着往下写,又听四叶环拖着长音叫道:“那么拿Ri——”

     在听到喜欢的人名字的第一个音节时,和泉一织就隐隐感到不妙,脑中警铃大作。他迅速地伸出手,精准地盖在了四叶环的嘴上,及时地阻止了对方口无遮拦可能会酿出的惨剧。此时他庆幸起自己身为拉文克劳的找球手,在种种训练下已经变得眼疾手快了。

     “……四叶桑,你在说什么。”他一边问着,边悄悄地看向在休息室另一头的七濑陆。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巨大动静,和泉一织不知道是该为自己的感情没有泄露的危险感到高兴好,还是为七濑桑根本没有关注这里感到失落好。两种情感交织在一起,从他的心口溢出来,令他一时间觉得有些苦涩。不过这样就没有被发现的风险了,也许也挺——

     “一织织,陆陆的照片跟你换论文。”趁着和泉一织在发呆,四叶环赶紧挪开了对方的手开口提出条件。他的好友却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吓得格兰芬多的三年级生连忙伸手在一织的眼前晃了晃。

     这是闹鬼了还是一织织变傻了?

 

(3)

     “——我不喜欢七濑桑。”

     听到四叶环边飞速地抄写着他的论文边提出的问题,和泉一织非常坚决地否认了。羽毛笔摩擦羊皮纸发出的“沙沙”声随着四叶环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直勾勾地凝视着和泉一织,弄得他一阵心虚。

     大概过了半分钟,或者一个世纪,总之实在是太久了所以和泉一织也不知道,四叶环才放弃了盯着他看。“一织织骗人。每次你来我们宿舍都要看陆陆,肯定有什么。要是喜欢就告诉他嘛。”四叶环冲着他吐了吐舌头。

     ……说得倒是轻巧,当初到底是谁想给斯莱特林的学长表白,情书都写好了结果临场认怂把信塞到自己手里把自己推出去的??他没好气地想着,又重复了一遍:“我不喜欢像七濑桑那样冒失的笨蛋。”

     话音还未落,眼前出现了一抹再熟悉不过的红色:“一织!环!你们在说什么?”

 

(4)

     “陆陆,快来和我们一起坐!”

     四叶环拍了拍沙发上腾出来的一片空位,于是七濑陆坐了下来,正巧就在离和泉一织不远的地方,近得他都能够闻到对方今天上草药课时身上遗留下来的清香。他的身体叫嚣着让他凑得近一点,再近一点,理智却告诫他让他赶紧离开现场。随便找个理由,比如晚上大神老师会来查寝(从未发生过),或者明天还有魁地奇训练得早点回去(这个是真的),或者……和泉一织的思绪一片混乱,只好直挺挺地坐在沙发上,双手也老实地放在膝盖上,端正地坐好。

     “喔——一织织刚才说陆陆是笨蛋。”四叶环简略地和七濑陆转述了刚才两个人之间的谈话(真是差得一如既往的说明能力),和泉一织听着,心里感叹起还好对方把侧重点放错了方向。如果说的是“一织织刚才说不喜欢陆陆”之类的话,那可就是梅林的胡子都救不回来的状况了。

     听到环的回答,七濑陆有些气鼓鼓地嘟起嘴,向和泉一织瞪来。“真是的,一织又说我是笨蛋!”……好可爱,像他养的那只小兔子一样。如果摸他的脑袋的话是不是也像小兔子一样软乎乎的,说不定还会蹭他的手……和泉一织感到呼吸一窒,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有些不平稳:“那不是当然的吗?七濑桑这种性格,最大的受害者可是他的私人物品。”

     “我明明会用恢复咒!”

     “哦,好厉害哦。”

     “……一织!!!”

     看着七濑陆有些恼怒的离开的身影,四叶环有些不解地看向和泉一织:“一织织,你到底喜不喜欢陆陆?”

 

(5)

     至于四叶环知道有些人表达喜欢的方式是口头上欺负对方爽一爽,那就是后话了。

评论(19)
热度(181)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