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Stargazing【2】

*放假了填个坑庆祝一下!但这不代表我不会坑(?

*1见http://01yuzhoudiyishuai.lofter.com/post/1da725b7_1198e81b


      “啊,奏汰哥哥e。”

      深海奏汰一走进朔间零家的后花园,就听到了逆先夏目的声音。他们的末子正站在桌旁,手里拿着茶壶,转过头对他勾起嘴角。于是深海奏汰也对着他微笑起来:“【下午好】,小夏。”

      朔间零家的后花园中各种香味交织在一起,传入他的鼻腔中,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属于日日树涉的信息素。那是一种浓郁的玫瑰花味,却并不会给人带来不适。“那就是爱的味道——”日日树涉得意洋洋地笑着扬起下巴的样子浮现在深海奏汰的脑海中,那时他的脸上泛着浅色的红晕,看上去非常的【幸福】。不过当时深海奏汰还是斩钉截铁地反驳道:“【爱】的味道应该是在【阳光】下晒干的【伙伴】,如果能有酱油就更好了。”

      他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仿佛对于自己是最后一个到的并没有自觉。他挨着树荫下捂嘴打哈欠的朔间零落座,在接过逆先夏目递来的茶时道了声谢。对面的日日树涉正和斋宫宗说些什么,突然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朵玫瑰花来。后者似乎是为了保持优雅才没翻出一个大大的白眼来。深海奏汰看着他们的双唇一开一合,像鱼先生在【吐泡泡】时会做的那样,却听不进去他们在说些什么。他捧起逆先夏目为他倒好的茶,手心接收着隔开玻璃传来的热量,刚凑到嘴边准备喝一口时,只听逆先夏目有些担心地提醒:“茶还是热的e,奏汰哥哥当心点噢o?”

      液体和唇部的接触令深海奏汰回过神来。著名的魔术师和服装设计师也停下了交谈,四个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他,等待着他开口说些什么。朔间零还特地加了一句:“深海君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说出来,吾等会想办法帮助汝的。”

 

      于是深海奏汰一五一十地说了。那是一个阴天,天空是灰色的,却没有雨水被挤落。造访神庙的人是他8、9岁时就见过的那个高等人,他有着一头绿色的秀发,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显得他格外严肃。那个时候他刚刚被救回来,小小的守泽千秋正拿着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大毯子把两个人裹在一起,见到几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气势汹汹地走来时后者下意识地用手圈住了奏汰的肩膀像是要保护他。莲巳敬人就站在皇帝旁边的金发男孩子身边默默地盯着他,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前几天他出现在了深海奏汰最熟悉的地方,不过目标并不是他,而是一直在神庙里为他帮忙的神崎飒马。“我知道神崎的能力很强,所以希望你能够允许我带走他让他为国家效力。”莲巳敬人说着,一边看向紫色长发的男子,“并不是今天就需要,且我也不会强迫你们做什么。不过我希望在一周内你们能够考虑清楚。”

 

      “是右手之人啊。”深海奏汰语毕,日日树涉感叹道,“真是令人惊奇,我和皇帝都对这件事情完全没有了解呢。不知道他想要干些什么?真是想想就让人忍不住兴奋起来了啊——”“……哼,天祥院的走狗。不过奏汰,孩子总是要长大的,我们应该早些为他们做好打算。你准备怎么办,答应还是不答应他?”

      这正是深海奏汰有些【走神】的原因。他不信任王室,尤其是莲巳敬人这个人,就像他并不相信这个王国内的制度一样。但是飒马这样单纯的孩子所需要的恰恰就是跟随一个老练的人去见识这个世界。也许完全让神崎飒马自己做出选择才是最好的。

      毕竟只有自己做出的选择才会去用心负责。


评论(6)
热度(24)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