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震惊!学生会会长和左右手竟……

 * @溜了溜了 给你的生贺,溜了溜了

 *就是个英推涉敬涉,敬推英涉英,涉推敬英敬的故事,其实就是友情向(。


    “日日树涉,把地上的花瓣打扫干净!还有把窗关上,你想让英智感冒吗?真是无可救药。”

     衣更真绪还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尴尬的境况。突然到来的访客(没错,又是从窗口钻进来的,就好像学生会办公的地方没有门一样)不知从哪里抛出了玫瑰的花瓣,艳丽的红色从天上缓缓落下,撒满了地面,还有一些落在洁白的纸张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紧接着从校服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支去掉刺的完整的玫瑰花,在抽出右手之人手中的笔的同时将美丽的花朵塞了进去。这个举动让莲巳敬人皱紧了眉头,说教完前面的几句嘴还没闭上,后面几句又欲脱出。而天祥院英智,他坐在中间的座位上眯着眼打量着二位,然后举起手中的茶杯在幼驯染不注意之时悄悄地多喝了点。

     额,好吧,他是经历过类似的。现在学生会会长看他的左右手的眼神似曾相识----似乎是朔间前辈看他和凛月凑在一起时会流露出的那种眼神。好像也不是带着起哄的意思,相比而言可能比较像是所谓的……

     我cp终于发糖了我狂喜。

     现场观摩修罗场的唯一人士衣更真绪赶紧低下头装作自己在认真办公不听不看不知道的样子,然后在心里默念着为什么那对主仆今天不在。

 

     在大约半小时后,副会长说要去社团活动先行离开了学生会,日日树涉也不在了。屋内猛然安静下来,只剩下心情甚好的天祥院英智和衣更真绪两个人。终于可以好好做事情了,衣更真绪松了一口气,然而刚拿起笔时就听到了会长轻笑的声音。

     “敬人和涉关系真好啊,”天祥院英智眯起双眼,看上去十分愉悦,“衣更君,你说是不是?”

     这个……完全没法回答吧!衣更真绪有些烦恼地挠了挠后脑勺,不过对方似乎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只是自顾自地接着道:“涉出乎意料地关注敬人呢,我都要嫉妒了。”

     ……总感觉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而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是不是还有后续。衣更真绪看着对方脸上阳光灿烂的笑容心里想道。

 

     “啊副会长,要不要歇一下,已经很晚了。”

     之后的一个晚上,窗外天色已经发暗,整个学校怕是也只剩下学生会副会长和下一任会长两个人了。近期要过目的梦幻祭企划实在是太多了,两个人只好留下来赶工。衣更真绪一抬头,就看到莲巳敬人一只手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还在低头看着手中的纸张。听到对方说的话,莲巳敬人叹了一口气,衣更真绪注意到他手中拿着fine的企划。

     屋内被沉寂充斥着,衣更真绪顿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何是好。大概过两三分钟,对方却突然开口了:“其实在英智还在的时候让那个问题儿童带他疯一下,只要没有危险,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那个家伙的存在让英智的生活丰富了不少吧,惊喜和未知,这样他不会觉得生活太无趣。”

     这是会长经常说副会长无趣而发表的感言吗?……这是副会长在推CP吗??

     衣更真绪觉得这样不行。

 

     就在他经历了无数次那三个人待在一起时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诡异气氛后,吸取教训再也不单独和他们三个待着了。就在他以为不会再有类似的后续时,Trickstar排练的房间里冰鹰北斗发出了一声叹息。

     “小北小北,怎么了?”

     “是我们部长,这次弄了一个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的剧本。”冰鹰北斗皱了皱眉头,他的话语引来了衣更真绪的注意力,“他说什么‘右手之人’和‘皇帝’的故事真是令人感动,所以想让我们表现一个类似的故事。”

     ……好的,知道你们内部混乱了。衣更真绪叹了一口气,赶紧继续自己的练习。


评论(8)
热度(76)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