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英敬英】死神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是小孩子们!可爱的小小的死神敬 X 身体不是很好的小小的王子英 
*我也不知道在写啥总之还没有构成那啥bu


      英智认识死神。 
      所有的大人们都不相信他说的话。“你不会看到死神的。”家中的仆人确定地回答他。可是他就是能看到死神啊!可爱的、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有着绿色的头发,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让他看起来十分严肃的眼镜。“他叫……”“王子殿下,我们不欢迎敬人。” 
      于是王子殿下瘪了瘪嘴。没有人能看到敬人,也许是因为他们都健健康康的。他回想起初见对方时,小死神推了推眼镜,板着脸告诉他他是来守护英智的,因为他的身体不是很好。这样的话,他的父王应该能够懂吧?但是他们都拦着他,因为皇帝实在是太忙了,没有时间来陪伴英智。 
      敬人就这样成了英智唯一的玩伴。 
      但是近期英智的心里有些难受,原因是他身为敬人的好朋友,并不知道死神是怎样运作的。他问过这个问题,但对方只是在画漫画的时候猛然抬起头,含含糊糊地说道:“等你该走了我就带你走。” 
      他天祥院英智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发走的吗?当然不是!于是他开始思考起来。难道是看到眼睛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吗?毕竟他和敬人对视的时候总是隔着镜片。或者是肢体接触?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他们两个距离最近的时候,是隔着多层布料的肩并肩看漫画。那么就试一下吧!他在心中想象着被自己猜出来后敬人的反应,忍不住笑出声来,结果引来了后者怪异的眼神。

 

      让敬人脱下眼镜大概是最困难的事之一了,他待那副眼镜就像待女朋友一样,这引起了英智的不满。死神又不睡觉,还反过来要求他早点休息,说着类似于“在你睡着前我是不会走开的”的话。英智总会在装睡约五分钟后悄悄地睁开眼睛,躲在被子后头看看敬人是不是还在那里。有的时候他能看到敬人专注地盯着手中的书页,认认真真地尝试理解放在英智书架上的那些现在他还看不懂的书;有的时候则是在埋头作画,因为敬人是个有漫画家梦想的死神嘛,英智满意地想到。但是更多时候他会看到注视着他的敬人,只是有时他会发现他这种偷偷睁眼的行为,有时则不会注意到,脸上一直保持着那种能被英智称为温和的表情。敬人果然是很温柔啊,他心里想着。 
      ——扯远了。 
      总之英智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阳光照耀在后花园的植物上,连叶面都变得有些滚烫。可英智还是坚持着要到那里去走走。“万一中暑怎么办?”敬人有些着急地道,这份对于他的关心让英智觉得美滋滋的。于是后者微笑着对他道:“不会哦,所以敬人陪着我去吧?” 
      空气有些干燥,花香和树叶的味道交织在一起被他吸入鼻腔。果然还是有些太热了?英智抿了抿双唇,感觉到汗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背上也有些黏糊糊的。“死神会觉得热吗?”他和敬人并排走着,转过头去好奇地问道。 
      “……当然会啊。”敬人无奈地摇摇头。听到这个回答,英智觉得高兴起来:“那去洗一把冷水脸吧!那样就不热了!”他们正巧走到花园的泉水旁,英智拽着袖子让敬人停下了脚步。后者的脸色有些古怪,似乎是想开口拒绝?小王子眉头一皱,觉得这样不行,于是对着敬人的脸伸出了手:“我来帮你吧!” 
      “我自己来!”就在他的指尖快要触到敬人的镜框时,他后退了一步,嘟囔起听起来像是“无可救药” 的字眼。他看着敬人脱下眼镜,小心翼翼地把它收到口袋里,然后捧了一些泉水往脸上拍去。英智紧紧地盯着他,不愿放过任何一个能够直接对视的机会。 
      然后敬人转过头来。他直勾勾地望进了那双绿色的眼睛,它们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让英智移不开双眼。但这不是要死的预兆吧?他想着,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跳得很快。难道敬人不是什么死神,而是什么精灵之类的,戴眼镜也是因为不让别人觉得它们很好看而一直盯着他吗? 
       “你可不能洗,万一因为这个着凉就不好了。”敬人抹了抹脸,戴上眼镜,引回了他的注意力。“敬人真的是死神吗?”他脱口问道。 
       “我又没有理由骗你,你是不是被晒得不舒服了?赶紧回去吧。”

 

       不是眼睛的问题吧,躺进被子中的英智想道。彼时敬人就坐在他的床边,一只手捧着书,另一手是空着的。那么试试肢体接触!英智暗自决定着,伸出手松松地勾住敬人的手。他的手有些凉凉的,和他给人的温暖的感觉不一样,这使他觉得新奇。 
       敬人疑惑地看着暗搓搓塞过来的小手,转过头看向英智:“怎么了?” 
      尽管这样完全已经可以证明肢体接触不会导致他的死亡了,英智还是笑着说:“想和敬人牵手。” 
      敬人叹了口气,他摊开自己的右手,让英智将他的右手放上来,然后轻轻地捏住。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敬人继续进行他的阅读,英智就安静地靠在床头,从侧面打量着对方。敬人就像是他的右手一样,英智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像现在被他握住的那只手一样重要、是不可缺少的。反正敬人是被派来保护他的吧?会一直留在他身边的。他想起自己知道的那些故事,那些“从此以后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不知道是不是他和敬人也会这样呢?不过敬人是死神吧?……那样也好,就算是去世的话,也能跟着自己信任和喜爱的人走了。 
      突如其来的,他觉得应该做些比较应景的事情。那些故事里面牵手的时候是不是都会有亲吻?如果他现在凑过去亲一下敬人,他会是什么反应呢?他在脑海中描绘对方惊讶的样子,然后也这么做了,在敬人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迅速地钻进了被子里。敬人愣了好几秒,一直没有反应,英智就安静地看着他的脸猛得涨红。 
      “敬人真有趣。”他笑着说道,然后将被子盖过了头顶。 
 

      “所以说敬人到底会怎么带我走呢?” 
      “无可救药,你到现在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吗?你的命数还有好几年呢。” 
      敬人推了推眼镜。 
      “所以要好好珍惜现在吗?”一直被死神陪伴着的皇帝转过头去在他的唇角留下一个亲吻。脑中浮现出自己已经变成老爷爷时在敬人的搀扶下走进冥府的场景。

评论(2)
热度(53)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