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Stargazing【1】

*总而言之是GG节快乐,让光棍的你看看光棍的流三和不光棍的你看看将来不光棍的流三(Bu)

*序见 http://01yuzhoudiyishuai.lofter.com/post/1da725b7_1186a41a

      “……哈?守泽,你居然在慌吗?”

      直到耳边响起濑名泉不满的声音,守泽千秋才把很久很久以前已经模糊不清的记忆从脑海中赶了出去——不论是多年来一直萦绕在他的鼻子周围的那股好闻的海水味,亦或者是那个人展露出的笑颜,温柔地叫着他的名字……

      “你不是一直信心满满的吗,这次成喵把采访祭司的事情交给你怎么魂不守舍的,真是超烦人。”

      面对着他的高等人同事(其实称之为好友已经更加合适了,但是濑名泉这个人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承认的),守泽千秋挠挠后脑勺,裂开嘴笑了起来:“英雄一直都是信心满满地去完成任务的,刚才只是不小心发呆了!”而对方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坐在电脑前看起了自己的稿子。

      要说守泽千秋和那些所谓的高等人有什么不同,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出生——被机器随机决定基因,作为一个婴儿诞生在这儿,被送进看护所直到12岁被他人决定命运。那些刚结合的小情侣们会来到看护所,将手伸进装满名字的纸盒,抽出一条纸张。如果抽中你的情侣们是高等人,那么你也就是所谓的高等人了,反之就是平民,也就是守泽千秋这样的人了。不过守泽千秋对此没有什么怨恨,尽管高等人似乎拥有更多特权,但是他的双亲其实待他还不错。现在他的两个好友,额,同事,羽风薰和濑名泉也都是高等人,但是他们却完全没有对他有任何偏见。

      为什么被管制着的区域会有这样的规定,没有人知道,仿佛也并不重要。“为了世界更加安定,”王室这样解释道,“为了让神更加好地管理这里。”但是真的有神吗?自从他救下深海奏汰,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没有献祭,也没有乱子,和平的区域一如既往。然而没有在能被管理到的范围内的灰色区,并没有多少人舍得分出他们的关心。

      “要不是我这次要去采访那个美女钢琴家,我也想接下这活。”坐在不远处的羽风薰抬起头来,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说道,“奏汰是男人中为数不多讨人喜欢的啊,我以前做海边运动直播的时候碰到过那个祭司。虽然不太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小守不用担心,大概。”

 

      不用担心。

      守泽千秋站在神庙的旁边,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它。精致优美的大理石建筑被建在靠近海的一片高地上,于是大海的咸味就自然地扩散到了这里。守泽千秋吸了吸鼻子,这是最纯正的、海洋原本的味道,却不是十几年来他不断回想起的味道。每个人的信息素都是独特的,这是为了标志出那人的身份。深海奏汰的信息素是海的味道,但是仔细闻可以嗅到其中的几缕甜味。若是没有真正闻过,他肯定会觉得那不是什么好闻的味道,又咸又甜,简直像是想象中的糖渍茄子的味道。实际上它却吸引着他,从很久以前,一直到与他完全分开的这么多年。现在他离那个人,很近,近到他的心紧张地狂跳起来。对方还会记得自己吗?他不敢确定。

      神庙是没有门的,他走进去。里面有些昏暗,唯一的光源是从窗口撒进来的阳光,铺在地上。守泽千秋环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撮熟悉的翘起的头发,而是看到了一个留着紫色长发梳着高马尾的男子。“嘿!你好!”他放大了声音呼喊道,却受到了那人的狠狠一瞪。

      那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腰上还别了一把刀,让守泽千秋咽了咽口中的津液。难不成是要提前献祭吗?他瞅了一眼神庙内高大的海神像,尽管内心知道并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但他不免还是有些慌张。看起来似乎是这个神庙里头的人……?

      “神庙内不要大喊大叫,否则请你现在就出去。”对方皱起眉头,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往后说,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飒马?”

      “深海殿!请让在下来解决这个不速之客。”

      于是守泽千秋就远远地看着深海奏汰。说实话他不太能够认出他了,毕竟那件事发生在他们都只有8、9岁的时候,但是对方说话的语气和标志性的发型他是绝对不会弄错的。深海奏汰的身上披着代表了他的白色的长袍,袖口印有蓝色的海浪状纹章。他是那种非常清秀耐看的类型啊,守泽千秋盯着对方浅绿色的双眼心想着,而且他的气场更偏阴柔,与他人评论他的“热的让人烦躁”(出自濑名泉之口)完全不同。

      深海奏汰明显地意识到了他的视线,微微睁大眼睛,盯着他看了几秒,并没有讲话。时间仿佛就停止了,而他们的眼神交织在一起,直到旁边的神崎飒马开口提醒才打破了这短暂的沉寂。

      “你好我是守……”“千秋。”

      对方轻声呼喊他的名字,在这空旷的神庙内显得格外清晰。他看着对方微微上扬的唇角只好“嗯”一声,接下去说道:“今天来是想采访一下你,我相信三毛缟已经和你说过一点了,是他帮忙联系的。”

      “果然是【好孩子】呢。”是这种让人不明所以的话啊,深海奏汰道,“【出去】说吧。”

      “深海殿,这样……”

      “不用担心,飒马,你【留】在这里吧。”

 

      守泽千秋坐在石墩上,远远地眺望那边湛蓝的海。身边人带着丝甜味的信息素传到鼻腔中,这令他觉得非常舒适。——就是在那片海边,他救下了奏汰。对方没有忘记他的名字,这令他不免觉得实在是太好了。

      “祭司会为【大家】祈福,神一定会让人过上【幸福】的日子的。”深海奏汰回答着守泽千秋先前问出的问题,停顿了一下后确认道,“这样的回答【可以】吗?”

      “当然!非常感谢!”守泽千秋按下停止录音的键,海水扑在岸上发出的拍打声隐隐约约进入他的耳中,“那么当年的事情……按我们小时候说的这么写吗?”他抿了抿双唇。答案是不需要真正被说出口的,所有人,从平民到王室,都希望看到那样的回答。只不过有些人需要的是传奇性的故事,有些想借用它把事实永久地埋没。

      “是神把我送回来的,”深海奏汰回答着,抬头望向高空中挂着的太阳。今天非常暖和,恰巧的温度给人带来了舒心的感觉。大概是为了着重,他又重复了一遍,“【我的神】把我带了回来。”


评论
热度(38)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