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Stargazing【序】

*偷偷摸摸藏起以前没有填完的坑然后假装这是一篇会完结的连载(什么鬼)

*主CP流三(千奏千),副CP翠铁、斑忍,别的还没定下来

*大概是反乌托邦一类的东西……我也讲不清楚,总之会尝试在文里面慢慢把设定叙述出来


      是麦香。

      成熟的小麦在阳关下晒过后散发的温暖的气味,透过大海的腥味传入他的鼻腔中。深海奏汰坐在破烂的木舟上,身下的木头被海水浸得潮湿,甚至还有非常少许的水从细缝中涌入舟内。——反正是用来承载送给海神的祭祀品的船,何必要这么好的质量?海浪拍打在岸上的细沙上,抹去了他方才上船时踩下的脚印。海上的风很冷,让他忍不住抱紧了自己小小的身子,然而它却并不刺骨。

      沙滩离他又远了一些,如同他的父亲,海神的祭司先生,他们都在他眼中越变越小。每隔52年都要牺牲海神、天神和地神的祭司的后代们中的一个,作为使世界保持和平的条件,而今年正巧抽到签的是海神的祭司。深海奏汰对此没有很大的意见,他同自己的双亲没有很深的感情,后者总是疏远地对待他。也许海才是他真正的归宿,他想着。然而他并不是个没有感觉的孩子,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心中的痛楚,对于他的父母毫无怨言地放弃了他,对于自己即将失去生命。

      他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水母、虾虎鱼、螃蟹……麦香。他也是见过麦田的,他喜欢那种很朴实的色泽,在有阳光的时候会变成金灿灿的一片。那个孩子有着那么美好的味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很能看清他的表情,不过想必是在着急,因为他快速地跳上海边的一艘小艇,开始捣鼓些什么。很慢,水的力量是无穷的,所以他到来得很慢。

      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太清楚,但他觉得太阳越来越大了,让他浑身热乎乎的。

 

      深海奏汰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窗外还是黑漆漆的,月色也模模糊糊。他曾经被作为祭品的这件事他已经不太记得清了,只记得好闻的麦子的味道和那个满面着急的小男孩。他叫千……千什么来着,有着一双红眼睛,像是挂在天空中的暖乎乎的太阳。深海奏汰的脑中浮现出对方腼腆的笑容,气喘吁吁地松了一口气,嘴中嘟囔着虽然知道是祭祀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无助地缩在小船上,更别提想到对方将要因为受寒挨饿而死了。现在我也算是英雄了吧?男孩气喘吁吁地说着,却抑制不住语气中的欢喜。

      “你也差点面临【死亡】。”他慢吞吞地说着,“那样可称不上是【英雄】。”

      “英雄应该把他人放在第一位!”男孩挺起胸脯,向往地道,“我长大了也希望自己能够这样。”

      “你【已经】做到了。”

      男孩低下头,没有看他。两个人坐在沙滩上沉默了一会儿,对方转移了话题:“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你还能回到祭司家去吗?”

      他还能回去吗?回到那个人人都对他很疏远的地方,回到那个人人都满心只顾着神明的地方。如果真的有神的话,又怎会放任他的祭品被一个同龄的孩子救走呢?也许是没有的——那时他并不这么想但每每回想起这件事,他总会这么觉得。神明是不存在的,所谓的听从神明,不过是在听从王权,听从那些会【骗人】的人。皇帝,首相,无所谓是谁。

      结局自然是他回来了,当年的皇帝惊讶地盯着他看了3、4秒,然后生硬地解释说也许是神明开恩,将他送了回来。但这是第一例,这么多个52年中第一个被送回来的祭品。

      为什么会梦到这个?深海奏汰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忽然想起前一天晚上许久没有同他联系过的三毛缟斑给他发了消息,问他今天是不是有空接受采访。

      “我不接受地痞流氓的采访。”深海奏汰回应道。

      “不是我,是一个记者。他是个好孩子,你会喜欢他的!他要采访你一下十几年前……的那件事。”

      深海奏汰抿了抿双唇。


评论(9)
热度(28)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