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流三】夜晚

*是奶日服千秋的产物,为TAG+1贡献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翻出100年前流星一家的设定,然后把家庭向越写越年轻人谈恋爱。

 

      待千秋确保三个小家伙挤在一起都睡熟了以后,他才在他们每个人的额头上都留下一个亲吻,然后轻轻地关上那间卧室的门。经过一天的工作他已经有些疲惫了,刚才又被折腾得不轻,屋内昏黄的光线令困意袭了上来——但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间。

      他独自一人钻进被窝里,秋天的温度使他哆嗦了一下蜷起双腿,似乎这样能更暖和一些。床头柜上摊着一本书,已经读到一半了,上面还放着一副眼镜。没错,这是千秋的习惯,每晚睡前要看一会儿书才能够入睡。书的题材并没有局限,有时是孩子们感兴趣的英雄故事,有时是各国的名著,有时是类似于“怎样与孩子们好好相处”之类的育儿经验。这是无法避免的,毕竟他和奏汰间总得有人去做这件事,而后者身为放养派并不觉得这很重要。自然而然的就由他来负责了。

      近期的书属于第一类,也是他最愿意阅读的一类。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能让他完全沉浸,自己的心也跟着主人公的一同上下起伏,这是个很好的放松方式,也能让他有更多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因为在给这个世界当英雄之前,他首先是忍、铁虎和翠的英雄,虽然说现在他们三个已经开始有些嫌弃他了,不过一个父亲是不会介意这个的!

      “千秋又在【看书】了。”

      正当他读到兴头上,奏汰终于从浴室里出来了。今晚奏汰没有洗头,但还是无法避免将头发弄得湿乎乎的惨剧,发丝上的水流顺着脖颈流了下来,落到锁骨上又滚落进睡衣内。他穿得很薄,“因为鱼鳞是薄薄的一层”,他曾这么解释道。于是千秋只好离开暖和的被窝,迅速地把对方拽了进来,让他睡在刚才自己一直躺着的温度适宜的那一旁。他抓过早就挂在床头的毛巾,边听着对方皱眉嘟囔着“千秋,太【热】了”,边把他的头发擦干。

      “不这样的话奏汰会感冒的。”

      千秋将以前说过的话再一次拿出来解释着。他的鼻间满是对方身上独特的味道,那种舒适的、略带咸味的香气,带给他无限的安心,就像是神秘莫测的海洋本身。当然更让他觉得安心的是奏汰这个人。他所知道的、爱着他、支持着他、包容着他的那个奏汰,和他所不知道的、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而隐瞒着他们自家情况的、埋葬过去的那个奏汰。当然,他是想知道关于对方的一切的,并尽他可能去帮助他,但是他也尊重奏汰“不告诉他”的这个选择。

      不论如何他都是深海奏汰,是他愿意与之一同实现梦想的人,是他深深爱着的人。

      这项工作完成后,千秋才重新拿起他的书本,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舒舒服服地靠在靠枕上。不过一般这时他就无论如何都看不进去了,因为奏汰会紧挨着他躺下。果然他是不会介意热乎乎一点的,千秋这么想着,忍不住勾起嘴角。隔着两层布料,奏汰偏凉的体温还是传了过来,于是千秋伸出手和对方十指相扣,让自己的温度可以和对方的中和一下。已经准备睡觉了的人只在枕头上乖乖躺了会儿,很快换了一个更为变扭的姿势,枕到千秋的腿上。

      他从这个角度打量着千秋,后者虽然有些近视却很少戴眼镜。每回鼻梁上架着它,奏汰总觉得他年轻了好几岁,让他不免回想起高中时那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是那些都已经是不用在意的过往了,无论那个时代有多么的黑暗,它让他寻找到了属于他的地方。千秋的温柔、包容和真诚,是他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之一。

      奏汰的指腹磨蹭着千秋的手背,弄得千秋笑了起来。“这样很痒。”他合上书和奏汰对视,后者从他赤色的双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红色的鱼,他想着,太火热了。但千秋的火热对他而言总是恰到好处,令他流连忘返。

      “千秋也应该早点睡觉,那样才是【好孩子】。”他这么说着,起身抽去了千秋的书本放到一边,并关掉了灯。透进屋内的月光照亮了千秋那张显得格外年轻的脸庞,奏汰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双唇。正当他想深入的时候,千秋推开了他:“等一下。”奏汰也不恼,微笑着打量他有些泛红的脸颊,看他摘下自己的眼镜。然后千秋再一次将他拉近,两个人交换着呼吸和心跳,分开后他们的鼻尖顶着对方的,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晚安,千秋。”

      “晚安啊,奏汰。”

      千秋将奏汰圈在怀中,而后者悄悄把自己不再那么凉的腿伸了过去,让他们靠得更近一些,不过他们的心可能不能再近了。


评论(9)
热度(59)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