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流三】十的十六次方


      奏汰不太相信那些哄他这样的小孩子的故事。什么心灵纯净的孩子能看到独角兽,亦或者是海底下有亚特兰蒂斯王国----好吧,这个还是比较有可信度的,也许是因为他他与海洋深深的羁绊。更不会相信每个“好孩子”会有一颗星星在守护他这个说法。
      但那是他见到那个人之前的事了。
      他是个很奇妙的人,或者说一颗很奇妙的星星。他们第一次相见时,对方的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附下身对着小小的奏汰伸出手。奏汰的意识很清醒,他这是在梦里,否则这个未曾谋面的青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呢?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抓住了对方的几根手指。他在梦中感受到了炙热的温度,仿佛那是阳光一般,而不是想象中冰冷的星辰。
      “你好,奏汰!我是守泽千秋,被派来守护你的星星。”千秋紧紧抓住他的手,那种奇异的热流让奏汰下意识地想将手收回来,但他没有。他抬起头看着那双眼睛,鲜艳的红色像是被重伤过后流出的鲜血的颜色,又像是太阳的颜色。
      在梦里面有意识地说话,会醒过来的吧?奏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因为他有太多的疑问:“我不是【好孩子】,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海洋】里?”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转醒。面前的人咧了一下嘴,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回答他。最终他只是开口道:“因为我想保护你。”

      “守护人的星星?”斑有些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幼儿园的孩子们正在玩过家家时,奏汰硬是把正参与得不亦乐乎的“妈妈”拉到了角落里,凑到他的耳边说道。“我是没有碰到过什么星星……他是怎么样的?”
      奏汰回想起那耀眼得足以使他忘记现实生活中那些不快的笑容,认真地答道:“【太阳】,像【太阳】一样。”热乎乎的,让他想要远离他,却发现自己并不舍得这样做。几乎每个晚上千秋都会造访他的梦境和他聊些有的没的。像是今天过的怎么样,有没有碰到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不论奏汰说些什么,千秋最后都会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他是个好孩子,然后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亲吻。
      “像太阳一样的星星?”斑笑了起来,他伸手想揉奏汰的脑袋却被躲了过去,“那可真有意思。”

      “怎么了,奏汰?”
      再次见到千秋时,奏汰蜷缩在他们平时坐着的长椅上,双手抱着膝盖闷闷不乐地把脑袋埋在手臂后。千秋很显然地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担心的凑过去,听到对方小声的说道:“斑肯定觉得我是【骗人】的【坏孩子】,他不相信有你的存在。”
      “怎么会呢?”千秋笑了笑,把孩子揽进自己的怀中,“奏汰是好孩子,所以才会派英雄过来找你啊。”
      奏汰一时间没有说话。难道是我说错了什么?千秋有些慌张,他在心里想着,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却见对方抬起头。他从浅绿色的双眼中见到了自己的身影。
      “那千秋在哪里呢?你离我有多【远】?”
      这个问题似乎难倒了千秋。星星的化身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迟疑地说道:“十的十六次方米?我的数学不太好,不要问我这么困难的问题,就算是英雄也有没办法打倒敌人的时候。”

      “离地球最近的星星到这里的距离大约是十的十六次方米。”
      物理课下课后,斑注意到奏汰有些失神。其实应该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奏汰一直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他正愣愣地盯着窗外的喷泉,并不知道他脑中在想些什么。“奏汰?”他凑过去,尝试性地叫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究竟是怎么了?和那个像太阳的星星有关吗?在幼儿园之后,奏汰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也许是刚才课上老师说的内容让他回想起了往事吧。
      实际上,随着奏汰慢慢成长,千秋并没有离去,但是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而昨晚见面时,千秋抱歉地说道:“我以后不再会来了。”
      “为什么?”这也许是奏汰第一次由心地感到愤怒从胸口发散出来,充斥他的全身。他拽住千秋胸口绿色的领带,使得还比他高一些的千秋不得不低下头和他额头抵额头。两个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奏汰能够看到那个阳光般一直温暖着他、陪伴着他的人脸上露出有些慌乱的表情:“因为奏汰不再是个孩子了。”他很快镇定了下来,但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真难得啊,看到你生气的样子。”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奏汰,这不是最后一次。”
      他似乎想像往常一样给他一个拥抱和一个在额头上的亲吻,但是被奏汰推开了。
      “再见,千秋。”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撕裂了一般,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渗了出来。是痛楚还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他说不清楚。

      “你好,我是A班的守泽千秋。”
      在梦之咲看到那熟悉的人时,奏汰愣了一下。千秋比梦中要矮一些,胸口戴着象征着一年级的红领带。奏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在为见到他而欢呼雀跃。站在对面的人也不像梦里那般开朗,而是显得有些腼腆。难道那个梦是什么预示么?正当他疑惑着想开口时,千秋接着说道:“你是深海奏汰吧?”
      “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奏汰侧了侧头看着他。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小时候你一直来我的梦里做客,说你是守护我的星星,我还在想为什么会有星星像流水一样温柔。”
      奏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他看着千秋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哇啊啊,别这样笑啊,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千秋小声嘟囔道。然而这个反应只能让奏汰笑得更开心。
      “你好,千秋。”

评论(13)
热度(57)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