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星海

*虎子的戏份被我吃了,我绝对是亲姐

@流星平克 溜了,我去看FREE第二季(喂)

Milky Way

8.

      “叮咚——”

      熟悉的门铃声传进屋内,仙石忍将目光转向南云铁虎的房间,希望对方能像往常一样出来开门。然而他并没有要开门出来的意思,相反的房间里发出一声巨响,似乎是砸裂了一个大型物件,这让仙石忍缩了一下。

      “忍君,翠君,去开一下门好吗?”门后传来南云铁虎有些闷闷的声音,不知道在里面干些什么,看来是暂时抽不出身去开门了。于是仙石忍求救地看向身边的高峯翠,后者正不满地嘟囔着:“别是又弄坏什么东西了,否则很麻烦的。”然后站起身来,习惯性地主动代替怕生的小忍者向门口走去。有翠君在实在是太好了!没了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仙石忍松了一口气,放轻脚步跟了过去,站在墙后偷偷探出头盯着大门,看究竟来者是谁。也许是独自去出任务的队长回来了,他心里默默想着,随着大门“吱呀”一下的打开,听到的却是另一个的声音。那种底气十足的,一如既往的坚定的声音。

      “上午好,高峯。”是红月那边的神崎大人!神崎飒马威风凛凛地站在流星总部的门口,腰上带着一把刀,脚边还有两个纸箱子。里面装着的是什么呢?仙石忍窜出来,凑到自己的好友身旁好奇地想着。“守泽殿下或深海殿下在么?”神崎飒马停顿了一下,“算了,这是莲巳殿下让我送过来的物资,希望你能够帮忙搬进去。”他这么说着,转头一看才注意到突然出现在高峯翠边上的仙石,被吓到了似的瞪大双眼。不过可能是因为这事太常见了,于是他叹了口气,道:“仙石,我之前也说过了,下次能不能不要出现的这么突然?”

      看着对方双手抱臂无奈的样子,仙石忍有些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队友,而高峯翠则下意识地稍稍往前站了些,将仙石忍挡在身后。不过神崎飒马似乎并没有要接着说的意思,他好像忽地想起什么,在他携带的东西中翻找了一下,拿出一把小的匕首,双手捧着向仙石忍递过来。

      “不过正好你过来了,这是我上次出任务的时候帮你带的,给,拿的时候当心点。”

      那是一把做工非常精致的匕首,仙石忍惊喜地道谢后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他触摸着匕首外壳上的花纹,兴奋地思考起了有没有什么相关的忍术可以施行。他握着匕首柄正想将它抽出来,就感到一只偏凉的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背上。霎时间仿佛清凉的流水涌过,他仰起头,果然看到深海奏汰站在那儿。

      “谢谢你,飒马。”深海奏汰微笑着说道,走上前轻松地搬起其中一个箱子。见状,高峯翠抿了下双唇,将另外一个搬了进来。“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深海殿下!”门口的人认真地说道,也回以了一个笑容。几秒后,他忽地想到了什么,连忙道:“我得先走了,还有点事情。对了请帮我转告南云,鬼龙殿下提醒他天凉了要注意保暖。”

      “这么快吗?神崎大人不再多留一会儿了吗?”仙石忍有些失落地说着。对方摇了摇头,瞥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不了,下次再见!”

 

      大门刚关上,仙石忍就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太抬起头,发现深海奏汰的脸上没有了以往那种微笑,而是严肃地板起了脸。除了队长总是一个人背着大家承担所有事情以外,还有什么事能让副队长生气起来呢?仙石忍一转身就看到明星昴流站在那里,紧皱着眉头,似乎也非常的愤怒。这紧张的气氛让他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他拽住了高峯翠的袖子往他身后躲去。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有些不安的想着,自从队长独自去出任务后似乎就不太对劲。这时他的手上传来让他安心的温度,是高峯翠握住了他的手。

      “我要去救小北,你拦不住我的。”明星昴流双手插腰,气呼呼地说道,“我绝对不会放任他在那个长毛变态那里待着。”

      深海奏汰眯起双眼,低头看着面前的橙发少年:“如果你要把他救回来,那么哪里能【安全】地让他待着?千秋也是费尽了心思才让你留在【这里】,我不希望他因为你的【冲动】而受到牵连。现在冰鹰北斗的状态很【危险】,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但你是向导不是吗?你可以处理好这个的!”明星昴流毫不示弱地瞪着对方。

      “那不意味着我会【允许】你拿【我爱的人】的生命去冒险。”

      尽管仙石忍还没有觉醒哨兵或者向导,但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深海奏汰动用了他的能力。流星队的副队长慢慢向前走着,一步步靠近明星昴流:“涉是我的【故友】,放心吧,在他那里你的朋友很安全。现在你需要【休息】。”他看着明星昴流缓缓地闭上眼睛,倒在深海奏汰的怀抱里。后者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他打横抱起,带进静音室,留下发愣的仙石忍和高峯翠。

      很久都没有看到深海副队长情绪这么激动了,仙石忍心里想着,果然是因为这和队长有关吗?他和队长关系真好是也。


评论(8)
热度(6)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