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Estoiles

*给千秋的生贺!!祝亲爱的队长生日快乐!!!
*最好配合BGM“Shooting star”by Tara Mcdonald & Zaho食用
*流三CP向
      “大海【接收】到你的消息了哦——”
      深海奏汰的嘴角微微上扬,是他一直带有的笑容,而此刻不知为何对方的心情显得格外好。是谁给他打电话告诉了他什么好消息吗?守泽千秋心里这么想着,却明了这不是他应该去询问的事情,便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转而询问道:“奏汰今天准备带我去哪里?”
      没错,今天是9月18日,是他从梦之咲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昨天下午他还在为准备去面试特摄片而练习的时候就收到了来自好友的消息:明天想要和千秋一起度过,可以吗?当手机显示是奏汰发来的消息时他的心脏跳得很快,不得不承认心中隐隐约约在期待些什么大概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毕竟那是深海奏汰,是他在高中时一起拼搏、战斗时慢慢喜欢上的人,可他从未表示过。那种喜欢不同于对高峯、南云、仙石以及明星这些后辈的期待,也不同于对濑名和羽风这样伙伴的珍惜,而是那种恋爱般的喜欢。可是从对方对他的态度而言看不出什么,他也不想破坏掉自己和他之间建立起来的情谊(尽管他觉得以奏汰的个性并不会怎么样,但终究会有一层隔阂),因此对于这件事他完全没有提过。
      毕业后他们的联系其实并不是很多了。本来深海奏汰也就是个行踪不定的人,在离开学校后更是被奉他为“神明”的家人们保护了起来,而守泽千秋自己也在忙活关于特摄剧的事情希望尽快能够接到适合他的片子。只是非常偶尔,深海奏汰会突然打电话过来,问他最近过得好不好,对方温和的声音就贴在耳边令他不再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而烦躁。他也会在空下来的时候给奏汰发消息关心一下他的近况,只不过对方似乎很少会看消息,总要过好久才会回给他。
      “是个秘密哦,到了千秋就知道了。”

      在守泽千秋认为计程车永远都不会停下来的时候,它在一个喷泉前停靠了。他身边的深海奏汰一路轻声哼着小调,优美欢快的旋律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让他不免怀念起和对方的对唱,心里道不清是什么情绪。在终于看到目的地的时候,深海奏汰兴致很好地眯起眼,这让守泽千秋从心底紧张起来。
      那是一个很大的喷泉,并不华丽,但给人了一种朴实的舒适感。为什么奏汰要带他来这里呢?守泽千秋不禁疑惑起来,他一转过头看到对方跃跃欲试的样子,于是连忙伸出手臂拦在他的面前。“奏汰,这个不能跳啊,这里附近可没有暖和的地方,会感冒的!”他紧张地说着,想要抱住对方以防他准备泡到这个喷泉里,却出乎意料地听到对方笑出了声来。
      “千秋,这个是【许愿池】哦?”深海奏汰的眉梢微微下垂,主动地抱住了愣在那儿的好友。他偏凉的体温隔着两层布料传了过来,虽然已经是吹着凉风的秋天了,但他依旧觉得体内暖和了起来。对方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就松开了手,而他还呆呆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深海奏汰从包中拿出两枚硬币,把其中一个塞进千秋的手中。由于长时间放在包中,所以硬币现在热乎乎的,他忍不住将它紧紧攥住。
      “在【发呆】吗,千秋?真难得呢。”深海奏汰伸出手在对方的眼前挥了挥,引回他的注意力。“啊啊抱歉,刚才走神了!”守泽千秋挠了挠后脑勺,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询问他在想些什么。不过幸好对方似乎没有要这样开口的意思,而是说道:
      “听说两个人一起把硬币扔到许愿池里的时候【愿望】实现的可能性会更大。”
      守泽千秋点点头,转过身面对着池子,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身边的人勾住了他的手指。他向他看去,正巧望进了深海奏汰的双眼中。他从来没有看透过其中蕴含着的感情,但是总能够从中寻找到他需要的包容和耐心。
      “三、二、一……”
      他们异口同声地倒数道,将硬币抛入池子中。守泽千秋盯着两枚硬币缓缓地向下沉去,跳入他的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要和大家一直走下去。奏汰、高峯、南云、仙石,大家一起,五人聚齐的流星队。尤其是奏汰,他的私心填了一句,不管是以什么身份待在他的身边,想要一直这样走下去。他捏了捏牵着他的那只手,感受到了对方也紧紧握着他的。

      “话说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们这里有许愿池呢?”
      两个人慢悠悠地在街上闲逛着,仿佛是没有目的地的。深海奏汰“嗯?”了一声,几秒后才缓缓地回答道:“以前有人会带我到这里来,是个属于‘神明’的许愿池。”他没有再说更多,守泽千秋立刻反应过来了这与对方神秘的家庭背景有关,而奏汰一直不愿提及这个问题,于是识相地没有再多问。然而让他好奇的并不止这些,他更加想知道在他的生日这天奏汰究竟许了什么样的愿。应该是和他有关的吧?
      “奏汰能告诉我刚才许了什么愿吗?”他于是开口询问道。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了。”深海奏汰眯起眼,半开玩笑地这么说着,然而守泽千秋听后心中却觉得有些难受。虽然的确是这样,但无法得知自己喜欢的人许了什么愿果然还是失落的,正当他要振作精神微笑着回答“也是哦”的时候,他身边的人又开口了。“但是千秋是我的【流星】,是会让愿望【实现】的。”在听到这句话时守泽千秋的心漏跳了一拍,他有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看着奏汰头上翘起的那撮头发在风中晃了两下,对方身上独特的气味也随之传了过来。
      “因为【喜欢】千秋,所以想要和千秋【一起】走下去。”
      不论他口中的喜欢究竟是什么含义,这已经足够让守泽千秋觉得幸福从心中蔓延,达到身体的每个角落了。他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人伸出手,就像是二年级时那样。只不过这次深海奏汰没有经过思考就握住了他的手,让两个人的温度融合在一起。
      他们就这样无言地走着,感受风拂过脸颊和手上的暖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的景象开始变的熟悉,然后深海奏汰什么也没说将他拉进了承载了他三年青春的地方。是想来怀念过往吗?顺便去看看孩子们吧。守泽千秋心中这么想着,刚想开口,只见拉着他向前走的人回过头对他眨了眨眼,伸出手指在唇前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这是通往天台的路啊,他心中正疑惑着,跟着推开天台大门的奏汰走了进去。

       “流星飞踢~”
       “流星手里剑!”
       “……流星拳!”
      “喂,等等,我今天可是寿星啊?一上来就要这样吗?”
      守泽千秋愣了一下,他看着面前站着的人。不知是不是错觉,几个月不见,高峯翠比原来显得更高了。他身上的绿色队服很贴身,显得他身形修长。但是更吸引他的注意力的是对方脸上的笑容,像是在为这个恶作剧成功而得意洋洋,和原本一直板着脸的他截然不同。从这个笑中前任队长看出了他真心实意的高兴。而仙石忍则在给完他“见面礼”后直截了当地叫着“队长”扑到他的怀中,守泽千秋连忙紧紧抱住他,低下头就看到他欣喜的样子。自从毕业后守泽千秋就没有回到梦之咲来过,在这些日子里大家好像都成长了很多,忍也不再是曾经害羞的那个孩子了。他伸手揉了揉怀中人的脑袋,最后抬起头望向南云铁虎。
      现任队长注意到前辈的视线终于到了自己的身上,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有些发红的脸。他的身上不再是穿了一年的黑色队服,而是耀眼的红色,与他头发上挑染的红色相互映衬着。这已经是属于他的颜色了啊,守泽千秋心里这么想着,鼻尖有些发酸,说不清心中的情绪是感动、欣慰、怀念还是别的什么。
      “这是翠君的主意,说因为队长都不回来看我们所以要给一点惩罚。”南云铁虎这么说着,似乎还想接下去,守泽千秋却猛地打断道:“我已经不是队长了,南云,应该叫我前辈比较合适。现在的队长是南云了,红色非常适合你!”
      南云铁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站在他旁边的高峯翠用手肘顶了他一下,然后他忽地醒悟过来什么,裂开嘴笑了起来。虽然他的后辈们关系这么有默契让守泽千秋感到非常高兴,但是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呢?这是他们发明的什么新暗号吧!就在这时守泽千秋觉得肩上多了一份重量,是深海奏汰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把他向前推了一些。
      “小黑【忘记】把这个决定告诉千秋了哦?”
      深海奏汰的提醒让南云铁虎反应过来了是怎么回事。他看上去有些尴尬,但马上调整了状态,轻咳两声后换上了非常严肃的表情。本来在他怀中的仙石忍在此时放开了守泽千秋,站到了南云铁虎的另一边,只听他的后辈郑重地宣布道:
      “我们和深海前辈已经商量过了。我们会在接下来的两年中继续邀请新生加入流星队,红色也暂时由我来保管,但是等我们毕业以后就会把红色交还给队长。”他这么说着,看了看他旁边两个一直支持着他的同级伙伴们,坚定地伸手握住他们的,“虽然很舍不得,但是队长才是我们的红色流星。翠君和深海前辈都说了会想办法调整家里的问题,到时候请让我们五个人作为一个整体出道。之前一直都没有找队长说过,是我私自的决定,现在希望队长能够告诉我们你接不接受。”
      他的后辈们的气势让他有些怔住了,真的是长大了啊,已经不再是他保护下的孩子们了,他在心中感叹着,视线不禁有些模糊了。虽然瞒着他,但也是能够周全地去考虑问题了。守泽千秋又回过头去看向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深海奏汰,只见他愉悦地眯起双眼,等待着今天主角的回答。
      可能是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南云铁虎似乎有些担心是不是这个决定没有考虑过队长的想法有些过于自私了,开口道:“如果是特摄剧那边的问题……”
      “不,完全没有问题!”守泽千秋连忙回答道,边伸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眶,尝试擦去可能马上就会落下的泪水,“这两个没有冲突,我很高兴你们这样决定!也非常符合我的心意,毕竟五人聚齐才是流星队!”
      这回似乎轮到长大的孩子们愣住了,守泽千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有擦净的泪水随之落下来。他对着他们张开双臂:“来吧,正义的伙伴们,未来的英雄们,让我们来个热情的拥抱!!”

      他的生日最终在二年级生们累得睡着后落幕。据深海奏汰所言,孩子们这几天又在忙学业和组合招新,同时还要挤出时间来为他亲手准备生日蛋糕和礼物。不得不说,蛋糕做得非常美味,至少在他们都又哭又笑地聊天开玩笑后品尝让他觉得非常高兴。
      夜幕降临遮住了阳光,他抬头望着天空上点缀的点点繁星,又看深海奏汰为每个孩子的身上盖好衣服后,坐到他的身边。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却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和对方牵在一起。深海奏汰微笑着凑过来,撩起千秋额前的头发落下一个亲吻。
      今后的日子还很长,破晓后又是新的一天,而他们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因为五人聚齐才是大家所爱的流星队啊。

评论(4)
热度(41)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