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Dream

*被阿曜坑去产粮很气了,还扭不成甜的,这啥瓜bu

@PHANTOM曜给的结尾   @是翊谧啦♪ 给的开头 中间是我的放飞自我瞎扯,开头和结尾还分别加了一点点。溜了溜了,我去搞千秋生贺产糖了

*BE预警,刀预警,OOC预警


    他坠入梦境。
    到底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他自己也记不太清。梦里有泡沫一般触感的幻影,将他周身都环抱起来;紧接着是扑面而来的水、水,还有水,每一个分子都是灵活 像是在被抚摸,他不太清楚。
    灵动的液体不会使守沢千秋恐惧,反倒让他觉得愉快和莫名的刺激。在他的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人,似乎是水分子堆砌成的珍宝,柔软却仿佛马上就会化为泡影。
    亦或是他确实仅仅只是个梦。
    守沢千秋其实早就清楚——在日里只要同深海奏汰独处,夜里必定会做这样的梦。
    而他也早就清楚自己对于那个向导究竟抱有着什么样的感情。每当他和对方的眼神交汇,他的心脏就会加快鼓动的速度,此时他就会开始害怕他的哨兵能力。感官的敏锐将心跳声放大了数十倍,而他的思绪跟随着这无序的一下下敲击飘远。如果奏汰听到了这个声音,如果……
    “千秋……”深海奏汰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处传来,温柔的、飘渺的,让守泽千秋听着这个呼唤又昏昏沉沉地睡去。

    “我说奏汰啊,你和守亲还没有结合吗?”
    深海奏汰轻轻按揉着躺在床上的人的太阳穴,边抬眼看向靠在床边的羽风薰,脸上还是他往常有着的笑容。羽风薰被盯得有些发怵,移开视线清咳了两声,解释道:“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在我们看来你们非常喜欢对方,甚至都该结……”
    站在门口的濑名泉皱了皱眉头,他叩了叩门提醒自己的队友时间,及时地阻止了将要脱口而出的危险话语:“羽风,走了。”

    待门被关上,深海奏汰才将视线重新转回守泽千秋身上。年轻哨兵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呼吸还算平稳。千秋果然还是在逞强啊,深海奏汰心里想着,伸出手抚摸靠在对方身上的精神体。那只鹰轻颤了一下,不再有更多反应。明明以前身体就很不好,觉醒哨兵能力后对于身体的负担更大了吧?可是[英雄先生]需要这个能力,他需要这些能力去帮助这个世界。而深海奏汰需要做的就是站在对方的身边,尽自己的可能去支持他,让他觉得好受一些。就像现在这样。深海奏汰和守泽千秋十指相扣,他触碰着对方因为长期执枪而长出的茧,熟练地踏入了那个地方。

    守泽千秋精神领域的边缘几乎可以说是滚烫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令深海奏汰有一种快要融化的错觉。他不喜欢这种热,这让他感到非常无措,于是他抿了抿双唇,用手擦去额上的细汗,带着他的鱼和水流向中心位置走去。

    渐渐的,温度降下来了,它像是深海奏汰所熟悉的守泽千秋。它并非令人不适的炎热,反而是温暖。深海奏汰捋起自己的袖子,让肌肤充分地与这里的气温接触。曾经他在塔中被掌控、被说成是坏人、被自己的水冻伤时,就是这样的千秋拯救了他。守泽千秋向他伸出手,询问他要不要一起行动时的场景依然刻印在他的脑海中。

    假如没有遇到这个人,那么现在的深海奏汰会是什么样的呢?他不愿去想象。他大概还是塔中的哨兵和向导们所唾弃的那个“奇人”,也根本不会喜欢上守泽千秋。羽风薰是对的,他的确对守泽千秋抱有友情以外的感情,却也正因为如此他不会开口告知对方。他听说过结合后的哨兵向导因为失去了其中一方,导致另一个人的崩溃。如果哪一天他离开这里了,那么他唯一的愿望将是千秋能够笑着去完成他的梦想,去[拯救]这个世界。

    可是谁会去拯救他呢?千秋可是个[爱哭鬼]啊。

    深海奏汰抿了抿双唇,他环视了一周,却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在哪里?这让他心里生出了疑问,因为他一直能够在这一带看到守泽千秋。有的时候他会在默默地落泪,但是看到他的好友来拜访他他会迅速地揉揉眼睛,带着抹不去的泪痕冲他裂开嘴。更多时候是待在里面发呆,或者和他的鹰讲着什么。也正因为他一般就在这里,所以深海奏汰才没有探索完他的整个精神世界。
    那现在他在哪里?他继续向前迈进,然后愣住了。能让深海奏汰愣住的事情绝对不会多,而他眼前的景象正是其中一个。

    这里大概就是守泽千秋精神世界的最中心了。然而那里没有陆地,只有一个小小的池子,他喜欢的人正躺在里面,任由水流从他的身上淌过,洗刷走他的疲惫和伤痕。但是,水……?那绝对不是守泽千秋内心世界的投影。

 

    “深海奏汰?”

    深海奏汰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到对面传来了耳熟的声音。濑名泉听上去有些不耐烦,但是更多透露出的却是担忧和着急,这让一向不紧不慢的深海奏汰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不等对方接着说,就赶紧冲到门口穿好鞋子向守泽千秋这次执行任务的地方赶去。

    “守泽不太好,虽然说不是因为没有和向导结合而进入黑夜,但是他现在很需要你。”濑名泉停顿了一下,问道,“不是我八卦,你和守泽结合过吗?”

    这个问话让深海奏汰的心跳忽地加快,但现在不是想别的东西的时候。他吞咽了一下口中分泌出的津液,镇定地回应道:“没有哦。”
    “没有??”对面传来的声音音调忽地拔高,“为什么会没有?我以为以你们的关系已经足够了……如果结合了你现在就能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了,为什么他这么傻你也跟着傻?”

    死亡边缘……?深海奏汰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但是他迅速地接受了这个消息。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先出事,如果不结合的话千秋就不会受到他的连累,但是为什么……他明明不应该不跟着千秋吧?

    濑名泉还在说些什么,好像是伤口已经包扎过了但是没有用,他的精神被别的向导入侵过了,这之类的字眼从他耳边飘过,听不太清楚。

    他赶到的时候羽风薰和濑名泉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离开了那里给他们两个可以单独待在一起的空间。守泽千秋的身上到处都是血,殷红沾染在他的衣服和脸上,分不清楚是他自己的还是敌方的。当他看到深海奏汰的时候,他非常勉强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千秋……”深海奏汰呢喃着,走过去扶起他的上身好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抬起手想帮他按揉太阳穴,然后进入到对方的精神世界。然而守泽千秋却按住了他的手,一向很有力气的他此时非常虚弱,其实完全无法阻止深海奏汰的动作。但向导还是停住了,他低下头看着守泽千秋,想要和他说道理,告诉他自己能想办法。

    “我想让奏汰陪着我,听我说句话,行吗?我是个胆小鬼,一直都没有说过……”

    深海奏汰点了点头,反握住对方的手。

    “我爱你。”

    这他早就知道了,千秋是个[大笨蛋]。他盯着对方的双眼,理解了他的顾虑。如果奏汰不喜欢他,那么奏汰会离去;而如果他们结合,只要其中一方死亡,那么痛苦是另外一方无法想象的。但是虽然他的向导能力没有这么强,可如果当时他们结合了,至少是一线希望。

    “我[爱]千秋,所以让我去你的精神世界,可以吗?”

    守泽千秋没有说话,深海奏汰将它作为默认,于是迅速地去往了那个自己熟悉的地方展开他的精神结界。守泽千秋的精神世界中太阳已经泛起了白色,像是燃料用完了一般无力和憔悴,大地却被晒得开裂,从外到内慢慢地崩塌。难道他所能做的真的只有暂时进入这里帮他摆脱精神中的困扰吗?他没有那个能力把最重要的人带回自己的身边吗?可是他布下了结界,尝试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恢复这个地方,甚至他的头都已经开始发疼了,却没有一点用处。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水流向中心涌去,融入水池中,而那只鹰已经折断了翅膀,几次尝试朝深海奏汰飞来却失败了。

    ……“咦,奏汰原来怕热吗?”守泽千秋对他笑着说道,“不能接受阳光热情的拥抱真是太可惜了!但既然这样我们就去阴凉的地方吧!”

    ……“咦这条红色的鱼很好看啊哈哈哈哈,是正义的颜色嘛!”

    ……“嘶——奏汰,谢谢你帮我包扎,我会好好谢答的!”

    两个人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在深海奏汰的脑中浮现。

    如果他们只是普通人的话,会怎么样呢?没有哨兵,没有向导,没有乱七八糟的任务。也许他们会在同一所高中遇见对方,他所爱的人还是会对他伸出手,充满活力地说道:“我叫守泽千秋。以后不用再担心了,和我一起吧。”他们还会去海滩,去水族馆,去看正在上映的特摄片。每天都有问好和道别。如果能够这样,就算他再一次被称作是[坏人]也无所谓了。

 

    深海奏汰帮守泽千秋合上他的双眼,弯下腰,轻轻地在对方的眼皮上落下一个亲吻。

    想和你说「早安」

    想和你说「明天见」
    是不是太奢侈了呢?


评论(14)
热度(29)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