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Land among the stars I

*给千秋的生贺的第一部分!!

*流星三年级CP向注意!

    守泽千秋是在森林里游荡的时候看到那个人的——也许并不是人。他就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呼吸十分微弱,守泽千秋都看不到他胸口的起伏。而他的身上都是血的痕迹,连蓝色的短发都被沾染成了红色。他迅速地把自己的东西扔到一边然后冲到那人的身边蹲下。他令守泽千秋回想起许久前的一个嘱托。

    “你还好吗?”他不敢摇晃对方,只是伸手探了一下那人的额头。他的皮肤细腻冰凉,那种滑溜溜的手感让他咽了咽口中的津液。好吧,救人要紧,可是身为一个游侠守泽千秋并没有固定的住所。离这里最近的镇也有一段路,而他并不确定以自己的体质可以坚持到那里。但是不管如何,绝对不能把一个受了重伤的人留在这里。他于是伸出手去,正当要碰到那人的肩把他扶起来时,他的手腕被紧紧的扣住了。躺在地上的人猛地转醒,浅绿色的双眼盯着他,守泽千秋看不出里面藏着的情绪。

    “我【没事】哦,但是你最好还是不要离我太近呢。”那个人的嘴角微微上扬,眯起眼松开了游侠的手腕,却在用手肘支撑起上身的时候剧烈地咳嗽起来。他的咳得非常用力,守泽千秋怀疑他将要咳出血来。于是他紧张地皱起眉,看了看蓝发的人,对着他伸出了手:“你需要医生治疗,让我带你去镇上吧,这里太危险了万一你出事怎么办?”

    那个人一时没有说话,就在守泽千秋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酸的时候,他缓缓开口了:

    “我不是人类,即使这样,你也要帮助我吗,好心的【英雄】先生?”

 

    站在门口停了几秒后,守泽千秋叩了叩浴室的门,深海奏汰一个人待在里面已经太久了。尽管据对方所言他曾经是掌管海洋的“神明”,可是在被人类皇帝派来的人重伤以后他已经失去了回到海中的资格。由于是非人类,他也不敢把医生叫来,只好把人带到酒馆里后置办医药箱自己想办法照顾深海奏汰。然而也许是体质问题,他的伤口很深,好得也比一般要慢。

    “这里太【干燥】了。”深海奏汰自己解释道,“离开【水源】我就会恢复的很慢,因为不能够puka puka了……”守泽千秋不知道puka puka是什么,也许是海底生物交流语言中的一个词语,但他猜测是能带来喜悦的事情,因为深海奏汰看上去非常的失望。“你不能再   “涉的鸽子告诉了我【皇帝】和【宰相】的事情,我不会再相信他们了。”

    守泽千秋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对方的回答和他的问句似乎完全没有联系。但是深海奏汰抿紧双唇,似乎不愿意再开口了。是对他而言非常敏感的话题吧。守泽千秋不是看不懂脸色的那种人,于是便没有再询问。

    “奏汰?”他叫了几声,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让他有些慌乱。他屏住呼吸,将耳朵贴在门上,却完全没有听到除了自己过分响亮的心跳外任何的声音。没有经过任何犹豫,守泽千秋闯了进去。

    海的神明安静地躺在浴缸中,双眼紧闭着,血将清澈的水染成了刺眼的红色。然而当守泽千秋去检查他是否真的出了什么事时却发现他的伤口已经愈合了,而他的呼吸规律,似乎是在熟悉的环境中睡着了。真是奇怪的体质啊,守泽千秋松了口气,拿来干毛巾后小心翼翼地把人从浴缸里面捞出来。深海奏汰皮肤滑腻的手感好几次险些让守泽千秋没有抱稳他,而他方才看到对方安然无恙后平复下来的心跳又一次加快了敲击胸膛的速度。不像他们第一次接触时那样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现在守泽千秋能够清晰地闻到怀中人身上略有些咸咸的海水味。他把深海奏汰放到床上,帮他擦干净后给他套好衣服改上了被子。等他起来再把做好的鱼端给他吃好了,他想着,觉得自己的脸颊热得有些不太正常。

 

    “千秋。”

    深海奏汰听到身后房门开启的声音时头也不回地叫道。他的手上捏着一张信纸,这让守泽千秋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心跳声格外响亮,他觉得自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

    养好了伤最后还是要离开吗?可是他要去哪里呢?这些日子两个人之间养成的信任也足以让深海奏汰告诉他有关于他的事情了。被皇帝的手下喂下药剂后,虽然神明还保持着控制水的能力,但已经不能够再在他深爱的海洋中呼吸了。他也听说了原本他的朋友们的故事,吸血鬼的首领朔间零,傀儡大师斋宫宗,魔法师日日树涉和他的徒弟逆先夏目,据说他们也都受到了重创。也许他们都修养好了想再次聚在一起吧,能回到熟悉的地方对奏汰来说简直再好不过了。但是他的心里在为对方将要离去这个想法而作痛——这太自私了!他告诉自己,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处。

    然后深海奏汰转过身来了。还是用着他平淡的缓慢的语调,边说着边把手中的信纸递给游侠:“涉【离开】我们了。”

    守泽千秋接过信纸飞快地扫了一眼,是朔间零的来信。他告知了他们日日树涉决定跟随天祥院英智的事情,以及他不再住在以前他们五个一直居住的古堡了,而是选择了隐居。他抬眼看着面前的人,从他的表情上却看不出什么。

    在深海奏汰再次张开口的时候他的心漏跳了一拍,下意识地攥了攥手中的纸张:“我也该走了,【谢谢】你的照顾,千秋,但我是个【怪物】,不该留在这里。”

    “当然不是!”

    这句话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守泽千秋把信纸扔到一旁,紧紧地抓住对方的手,在意识到似乎有些用力过度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地放松了些。他和深海奏汰对视着,对方的眼中映出了他的容貌。

    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在他们的眼中我也是【怪物】。因为他们都在安安分分地做自己事情,但是我却想着去拯救大家,去当个英雄,很好笑吧?”

    “所以你不是一个人,留下来吧。”


评论
热度(38)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