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星海

*和设想的写出来不太【很不】一样我也很无奈啊,说好的让栗子秀一波我有毛我快乐……不管了到你了! @一个咸缕
Milky way
6.
      朔间凛月睁开眼时办公室已经空了,窗外的天空被夕阳映成了橘粉色,连接着几乎已经是黑色的深蓝色。有些昏暗的灯光还亮着,他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好让自己赶紧适应,然后就看到了被放在桌上的纸条,写着:

      已经叫过你了但是你不起来,座机在窗边,自己给衣更打电话。

      没有署名,但是清秀优美的字迹和这个语气一看就是濑名泉留下的。朔间凛月隐隐约约想起可能是很久前自己的肩被狠狠地摇了两下,他象征性地抬起头,但是什么都没看清的时候就又昏昏睡去了。小濑真靠谱啊,他打了个哈欠,渐渐清醒过来。这个点已经是他的时间了,但他还是慢悠悠地朝座机那边走去,拿起了电话。
      他和他的男朋友衣更真绪大概有很久没见了,具体多久他也说不清,毕竟他的梦境中总是浮现出对方无奈的笑容,还有他红着脸凑过来往他脸上印下一个吻的场景。更不必说还有一些说出来不太合适的画面。近期衣更真绪很忙,但他自己也无法说出来究竟是在忙什么,这让朔间凛月非常担心。尽管他总是在调侃衣更真绪有这种扭曲的把麻烦事都往身上揽的爱好,实际上他比谁都担忧他会支撑不住。
      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就算所有人都背弃他的真君了,他还是会留在对方的身边。毕竟他是朔间凛月唯一的家人,也是他最在意的人。
      朔间凛月缓慢地拨着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才没按下几个键就听到了越来越响亮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这么晚了,谁在这里?朔间凛月皱了皱眉,警惕地放下电话,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难道是什么人来窃取军队的资料吗?他掏出自己的枪,双手握着朝门外走去。
      然而就在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濑名泉,副队长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甚至还低声哼着歌,这让他非常惊讶。不过在看到朔间凛月的那一刹那濑名泉显得有些尴尬,接着立刻恢复了原本板着脸的样子。
      “小熊你怎么还在这里?”濑名泉问道。
       “刚刚起来。”朔间凛月配合地打了个哈欠,“倒是你大晚上的怎么回来了?还在唱歌,走桃花运了吗?”他停顿了一下,戏谑地看着濑名泉挑眉,“还是说你和王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让你变成这样了,毕竟小濑很喜欢王嘛。”
      濑名泉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回嘴道:“我没走桃花运。倒是你和衣更好几天都没见面了是因为你跟你哥……”“我是独生子,小濑。”
      空气仿佛凝聚了,濑名泉和朔间凛月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没有任何人说话。过了可能有一分钟濑名泉才有些干巴巴地说:“我不该提的。”
      朔间凛月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原谅了对方。说到底,当时濑名泉可以算是唯二[另一个是真绪]重视他因为他是朔间凛月而不是朔间零的弟弟的人,他也知道朔间凛月对于这个的排斥,这次应该是凛月自己说的什么东西戳到了濑名泉的某个点。
      “自从王回来了以后小濑看上去的确气色不错。”他眯起眼打量着站在那里的人,不禁思考起有没有可能对方近期的确有了什么桃花运,只不过另有其人,“你还没有回答为什么回来了。”
      “拿东西。”濑名泉朝自己的座位走去,抓了一个什么塞进口袋里,朔间凛月没注意也没兴趣去看,“你的衣更还没来接你?”
      “本来在拨电话被你打断了,正好来帮老爷爷的忙吧。”
      “你确定他今天不会忙到住在塔里吗?”濑名泉这么说着,还是拿出了手机,把朔间凛月报出的号码输入了进去,在将近一分钟后对方接通时把手机递给了朔间凛月。
      衣更真绪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过来,夹杂着明显的疲惫,让朔间凛月的手不禁攥紧了一下。对方到底在忙些什么?虽然说以前也总是热心地给各种人帮忙,但从未听到过他这样的声线。
      “真君,你今天回家吗?快来接我吧。”朔间凛月装作并没有发觉的样子,像平常那样说道。
      “抱歉啊凛月,最近一点进展都没有呢。”话筒中传来了叹气的声音,“我知道我们已经两天没见面了,等我忙完手上的事情补偿你好吗?”
      朔间凛月想要若无其事地对着对方撒娇,让他来接自己好让他们一起放松一下,但让衣更真绪紧张成这样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他于是只好对着对方道:“真君可不能忘记这个诺言哦。”
      他挂了电话后看向濑名泉,对方似乎在出神地想些什么,嘴边还挂着笑容,和朔间凛月现在的心情非常不一样。对方在反应过来后接过手机:
      “看来今天晚上只有你一个人了?”

评论(2)
热度(13)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