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

“您不再爱我了,可是我崇拜您!”

Satisfied

*给我最最亲爱的阿尔的生贺!0704 Happy Birthday!!

*是看到  @十七老鬼  太太画的法兰西三人组搞出的脑洞……擅自就这样圈了很抱歉! 法国都大革命了,美国还不独立战争吗?

*APH Xover Hamilton,除了Alexander/Eliza以外没有CP向的,味音痴亲情虽然亚瑟似乎并没有出场shenme。不过连主角阿尔都没说几句话别期待了。其实很想写Alfred/Angelica但可能会被搞死吧还是算了

*私设国家能够看透他们的子民这样的。然后虽然Alexander不是美国出生的但心是美国的所以这个那个(。

*最后,Dear Alfred,May you always be satisfied.


Satisfied

      Alfred时常回想起Alexander Hamilton这个人和他的家庭。

      他们有四次改变了他。

                                     第一次 

      Alfred手上拿着酒杯,当然,里面盛着的并不是酒精,毕竟从外貌上来看他还是个未成年——哪怕是America本身,他的子民们也决不允许让他饮酒。于是他只好在冬夜的舞会上漫无目的地打量着四周,想看看有没有能够引起他的注意的事物。比如说著名的Schuyler家的三姐妹……

      再比如二小姐Eliza身旁站着的那位英勇的Mr.Hamilton.Alfred的思绪被扯回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那是一家小酒馆里(他背着Arthur偷偷地来到了那里,并缩进小角落里让自己不要这么显眼),头顶的油灯散发着幽暗的黄光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上。空气中充斥着叫嚷声,却遮盖不住Alfred真正想要听的东西。他紧紧盯着一群年轻人,他们大声地说着自己的理想,说着他们绝不会放开他们的机会,说着解救America让他自由。尽管Alfred并没有喝酒,但他觉得自己的血液沸腾了起来。是他的子民们的兴奋影响到了他,对大英帝国的不满此时悄悄地在他体内炸开,叫嚣着要求独立。

       独立意味着什么?它代表着与自己亲人的决断,同时代表着不被人掌控的美妙滋味,是自由在接近。

      待他反应过来现在他所处之地,才想起这个决定已经作出了。他选择了后者,和他的人民在一起,这也导致了他和Arthur的关系长期僵化。他不愿去回想对方眼中如何流露出失望和痛楚,也不想去想起George III对他的怒目而视以及他走出门后听到的他对自己曾经的哥哥的训斥。

      Alfred喝了一口手中的橙汁,出乎意料的并不是很酸。

                                    第二次

      Alexander Hamilton和Elizabeth Schuyler的婚礼上邀请了很多人,自然漏不掉他们的祖国。Alfred与他们坐在同一桌,边享受着美食边对新人们表达祝贺。他能够看出自己的子民们是怎么样的人——Hamilton是个野心家,Eliza温柔体贴又善良,而最吸引他的注意的是Angelica.Schuyler家的大姐有着良好的教养和清晰的头脑,她身着浅红色的长裙,脸上带着微笑高举着手中的酒杯。

      “向新郎敬酒,向新娘敬酒!”Alfred看着伴娘的双眼,辨认出了其中流露出的伤感。尽管Angelica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躲不过她的国家。只要是将America作为自己的祖国的人,他都能够看透,因此他也知道Angelica爱着Alexander。只不过她对妹妹的亲情远远更深,让她能够放开Alexander。

      “来自永远站在你身边的姐姐。”

      Alfred没有说话,他望着Angelica,不免回想起了Arthur.大英帝国威风凛凛的样子,面对他时却是一个耐心的兄长,给他玩具、教给他知识。这是他一直所以为的过分的掌控欲吗?还是他所看不透的深沉的爱,就像Angelica对Eliza那样。也许也正是这样的爱,Arthur愿意放下手中的枪让他离开,因为亲情阻止了他扣下扳机。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过Arthur了,也完全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Francis那边捎来的消息中也没有任何关于Arthur的内容。

      可能是失望透顶了吧。

                                   第三次

      “Alexander的儿子Philip去世了,Hamilton一家搬走了!”

      这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连同着之前Alexander和Maria的丑闻一起到处散播着。Alfred暂时地放下了手中的事务,决定去拜访一下Hamilton一家,表达一下自己对于他们儿子去世的哀悼。

      他走在接上就看到了Hamilton夫妇手挽着对方,沉着脸小声交谈。Alfred紧紧地盯着Eliza,看到了她对于Alexander的原谅。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Alexander相当于宣布了自己出/轨,而Eliza却在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儿子后选择去原谅他,正如他初见她时看到的善良和温柔。

      但让Eliza选择原谅的不仅仅是她的天性使然,更是出于她自身对Alexander深深的爱。想必是Schuyler家的教育让她们姐妹都会这么去做吧。

      他又想到了Arthur.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他们见到对方只是互相瞥一眼,而没有一点点交流了。Arthur看上去还是同样的强大,但是最清楚事实的便是Alfred了,他的离去削弱了Arthur许多。还有Francis,甚至在他们两个见面的时候都不再有争吵,只是紧抿起双唇坐到距离最远的地方。Alfred几次欲张口调节气氛,就像他以前一直做的那样,假装自己不会看气氛。但是沉重的空气使他无法张口。

      他早就不再记恨Arthur对他的掌控了,那Arthur呢?他原谅Alfred了吗?


                                  第四次

      Eliza去世的时候她的身边已经没有家人了。Peggy和Alexander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而Angelica的逝世也在她之前。她将为了纪念自己身为孤儿的丈夫而创办的孤儿院交给了后来的人,自己躺在床上休息。Alfred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当年风光的Schuyler家二小姐满面皱纹,干瘦的手紧紧地抓着被子的边沿,边咳嗽着。

      “Mr.Jones.”她轻声叫着。“是,Mrs.Hamilton,你的英雄Alfred在此!”他充满活力地说着,希望这样能让躺在病床上的女子感到好受一些。也许是被这种积极的情绪感染到了,Eliza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她说,“Washington走了,Alexander去世了,但是你还是会这样,和这片土地一样生存下去。你有无限的时间,不像Alexander那样总是赶着时间。”

      Eliza垂下双眼,盯着自己手指上他们结婚时的戒指。一个小小的物件就能将她带回许久之前,回到那个冬夜的舞会,回到只有Angelica、她、Alexander和Philip的时候。她明白现在自己也快要到世界的另一头去了,能够和心爱的人们相聚了,因此她的神情很平静。

      “America.”她郑重地说着,将手搭在祖国的手上,用了自己大部分的力气轻轻捏了一下,“我请求你把他们的故事传给你的孩子们,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出生究竟是怎么来的。”

      “遵命,女士。”Alfred轻松地道。这个故事却充斥着伤痕、争斗、血腥,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更需要被纪念。

      “还有你的哥哥,Mr.Britain,我希望你们能够和好。亲情永远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Angelica在我身边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我要交代的都说完了。谢谢你陪伴在我的身边,我的祖国。”


      Alfred看着Eliza陷入了长眠之中,叹了一口气拿出包中的信纸摊在房间的桌上,拿起羽毛笔。

      “My dearest,Arthur……”

——END——

其实很想把Hamilton那句I will lay down my life if sets us free放进去来着。

写完以后完全没有搞事的感觉,反而是味音痴亲情向写的很爽……。

总之祝他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62)

© 临近北纬4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