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北纬41º

Join me.

星海

*在中国凌晨搞完坐了十小时飞机跑到俄罗斯凌晨搞出的产物,质量不敢保证
*感谢情敌给的环境描写把毛写的格外惨x
*这章主凛绪带了一点点泉真
Milky Way
4.
“衣更大人,最新的出逃向导捕捉报告已经上交了,就在资料库。”
过白的纸张刺痛着衣更真绪的双眼,他揉了揉太阳穴从公文后抬起头看向来报告的哨兵,礼貌地笑着说了一声谢谢。他的桌上整整齐齐地堆着两摞文件,一堆是已经阅读完的内容,另一堆是还在急切地等待着他的。尽管衣更真绪原本只是塔中负责给人们“牵线搭桥”的人(他希望能够让这些人感到好受一些,也会尊重每个人的想法把哨兵和向导介绍给对方),但他的性格让他无法拒绝别人的请求。于是自然而然地,他就代替许多人接下了工作,超负荷的任务导致他把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这儿。
衣更真绪不喜欢工作。他的工作地点是一栋高大的灰色建筑,尖尖的屋顶、阴暗的色调总会给他带来生理上的不适感。他每天进入单位需要至少三道安全检查,在特殊时期甚至需要更多。这里的每一扇窗都被钢丝护栏网地禁锢着,每一道门锁都凝聚着帝国最优秀设计师的智慧。在这个置于重重保护下的蜂箱内部,连空气都是凝滞浑浊的。
每个哨兵可以分得一个几平方米的小房间,而向导们往往没有这么幸运。因为设施的稀缺,十多个向导通常要挤在一个房间内  ,像一笼待售的公鸡。在压力较大或极其特殊的情况下,部分向导的精神屏障会破碎,陷入混沌状态,被彻底遗弃。
他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无意地瞥到了他和他的幼驯染----也许现在用他还未结合的恋人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合适----朔间凛月的合照。那是挺久之前朔间凛月的同事濑名泉给他们拍的,他愿意这么做的原因自不用说,是因为他一直格外欣赏的游木真和衣更真绪关系很好,当时他也在场。
“真君太忙了,都不要我了。”照片印出来时朔间凛月可怜巴巴地看着衣更真绪,“把这张照片要放在你的办公桌上吧,这样真君就会一直想到我了。”明明应是一个请求,朔间凛月却不由分说地把相片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衣更真绪也只好无奈地勾起嘴角随他去了。仔细想想,对方这么做也没有什么错,毕竟上一次他们见到对方应该是一周前。他不禁担心起朔间凛月有没有好好按时吃饭,有没有在出任务时犯困。好吧,他的恋人虽然是个晚上睡不着白天醒不来的家伙,但只要出任务他就会打起精神来。可能多要归功于每次衣更真绪的百般叮嘱,让他一定要警惕起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嗯……嗯……”朔间凛月趴在他的背上有些敷衍地哼哼着,呼出的气打在脖颈上让他有些发痒,忍不住想缩起脖子。“喂,凛月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啊?”他有些不满地说着,想用言语引走对方的注意以防他发现自己的耳朵发烫。“是、是、到底为什么我的真君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背上的人嘟囔着,“简直像老头子一样。”“还不是因为你!”“那我就努力不让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睡着吧,否则死了的话真君会很伤心的。而且我和真君还没有结合呢,这也太不划算了。”
提到结合这个问题总会让衣更真绪面红耳赤。他们两个都是成年人,该做的都做过了,不过因为结合热错期而没有完成结合。衣更真绪觉得这样也好,万一以后他死了,凛月也不会因为他而陷入无法脱离的痛楚,否则就算他真的死了也放心不下他。
允许自己稍歇了一会儿,衣更真绪从座位上站起身。动作有些过猛让他一时眼前发黑,脑中晕乎乎的。他扶着椅背缓了下就向门外走去。
塔中充斥着温和的流水声,每天都是同样的声音,从未变化过。它能够安抚感觉敏锐的哨兵的神经,但日复一日,再加上塔中惨无人道的管理,也许它已经成为了许多哨兵的噩梦。
“喂!”一个凶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引起了衣更真绪的注意。他望过去,看到几个大汉围着一个哨兵,后者正在与他们抵抗,凭这个激烈程度应该是一位狂化的哨兵。刚想上前,就听那人继续道:“快点,皇帝的命令,把这家伙带给日日树大人。”
衣更真绪倒吸了一口冷气,脑中浮现出皇帝和他的“魔术师”的样子。日日树涉被称作魔术师,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确会出色的戏法,更因为他所做的研究被成为“奇迹”和“魔术”。当然,这些研究建立的基础是无数次失败的实验。作为试验品的自然是对于上层来说不再有价值的人,就如现在那个狂化的哨兵。
他想改变这一切、阻止这一切,像是他、游木真、冰鹰北斗还有明星昴流还在一起时说过的那样,解除“塔”,释放那些被控制的活在恐惧中的“少数人”。可是现在还不行,他不能一个人冒然行动,这太危险了,况且他的能力还不够。除了给未结合的向导哨兵提供微不足道的帮助让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个人以外,他什么都做不到。
于是衣更真绪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哨兵被壮汉们架走,咬紧了牙关,迈向资料库。他熟练地对着门站定,好让它扫描自己的虹膜。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发出“吱呀”的声响。他一走进去就看到了新放在桌上的文件夹,上面写着大大的二字“捕猎”。是莲巳敬人的笔记,而捕猎正是这次行动的名称。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打开报告阅读起来。
白纸黑字映入眼中,衣更真绪却没怎么看进去。红月的报告非常详尽,连同惩罚的方法都写在了里面,衣更真绪紧捏着拳头,细汗从手心中渗出。忽地,他的视线被一句话吸引了。
“有人看到一名金色头发,绿色眼睛,戴着眼镜的二十岁左右年龄的向导,却未成功捕获,下落不明。”

评论
热度(12)

© 临近北纬41º | Powered by LOFTER